若沒有神的牽引和扶持,我們再怎麼巧,也不會巧到相親相愛這一步 家庭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我伸出我的手給你」,是上世紀80年代初,我人生第一次在報章發表詩歌的主題,萬沒想到,如今它竟成為,我人生最後一次婚姻的主題。

不過,這一次主題,卻包括了兩個層次的內涵:一是我們的婚姻,見證了神(上帝)伸出祂的手,將兩個生活在不同國家,有著截然不同人生經歷的男女,帶入屬神的幸福大家庭;其次是,同時祂的手,也拯救了一個破碎小家庭,使我和麗玲都真誠伸出自己的手,同心相牽,建立起溫馨新家庭。

草率訂婚 草草收場

讓我們從2010年開始吧。那時候,我已經當了三年多的單親爸爸,不僅因為婚姻失敗,要承受超額經濟負擔,還常常為「當爹又當媽」那種辛苦,感到身心極度地疲憊。我非常渴望和需要,為孩子找到一位「媽」。

也許是太過急於求成,我在婚戀網上剛認識一位單親媽媽,也沒太多了解和溝通,就單刀直入地談婚論嫁。為此,我回中國探望過她一次,可是,我的家人卻極力反對,甚至所有哥哥、姐姐都拒絕出席我們的首見晚餐。

我是個牛脾氣,越見反對,就越想娶她,還把婚姻註冊事宜都安排好了。

回到澳洲,我似乎是無緣無故地忽然反悔。由於整個過程中,我們雙方實際上並沒有太多接觸,更談不上建立感情,因而,對方也滿不在乎地與我一拍兩散。當初,我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事後再看,我終於明白,神並不應允我再在婚姻裡自把自為(粵語,自作主張的意思),自食其果。祂伸出無形的恩手,要拯救我,要呼召我和要陶造我,我真是有福之人!

香港網友 香港同學

大概也在這段期間,馬來西亞有位白領女子,名叫白麗玲。她年輕有為,任職大公司銷售經理,年薪高,又有車有樓,生活無憂。她喜歡拍照,也玩「臉書」,並且認識了一位香港網友。這位網友介紹她加入另外一個社交平台,那裡聚集了比較多的華人攝影愛好者。

恢復平靜的我,再度陷入愁苦狀態,也沒敢再想找對象的事,只好咬牙硬挺著,照看好沒媽的孩子。幾個月後,一位居住在香港,我大學時代最要好的老同學,忽然發給我一個入網邀請,我不明就裡,出於對他的信任,就點擊了進去。

這個社交平台,就是麗玲加入的那一個,但我們還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

我見平台上不少網友都在曬照片,自己曾經拍過不少,百無聊賴中,也學著別人的樣子,建立起自己的攝影頁面。後來,更發揮寫詩專長,為自己的照片配詩,創作出獨特藝術形式──「南丘攝影詩」。我的頁面很快就吸引眾多粉絲,介紹麗玲加入該平台的那位香港網友,特別欣賞我的作品,更是到處推薦我。因此,我也就認識了麗玲。

長話短說,經過一年多時間循序漸進式的接觸,我們建立了感情,並且結了婚。

奇妙恩典 奇妙際遇

麗玲嫁來澳洲後,開始接觸新朋友,其中有基督徒經常向我們傳福音,均被我一一拒絕。麗玲與我不同,她在基督教學校長大。不過,礙於她媽媽曾告誡她,不要單獨受洗,必須等到有丈夫,才好一起受洗,她才沒有成為基督徒。她常鼓勵我接觸教會,認識救世主耶穌。我一律搖頭兼擺手。

到了2014年,我們一家帶岳父母去悉尼旅行。當時,《號角月報》在澳洲創辦的時間還不長,我的老朋友楊鴻均弟兄是編輯。他獲悉我們到訪,就要求一定見個面。我們在咖啡館聊了好一會兒,他興緻勃勃地介紹完「號角」的事工,就邀我寫一篇反映單親父親生活的專題故事。印象最深刻,他對我說的那一句話:「我們是為神寫作,沒稿費,你寫嗎?」我聽完感到好神聖,但我還不願意接受主耶穌。

神再次伸出恩手牽引我!

麗玲過去的「閨蜜」從海外來旅遊,讓我做導遊。我帶她們去山林里遊玩,經過一處酒庄,見有羊駝,姑娘們很好奇,要進去摸摸和餵餵。酒庄要客人先品酒,才能進去看羊駝。沒想到這幫「閨蜜」個個好酒,看完羊駝出來,就大肆買酒。負責賣酒的華人姑娘高興壞了,她把我拉到一邊,叫我以後多介紹客人來,還在「臉書」上加我作朋友,此事就這樣告一段落。

又過數月,那位賣酒姑娘忽然在「臉書」留言給我,問我拍不拍婚禮。我答:「我不做攝影生意,不過,若是你結婚,我就幫你拍」。原以為我就是耍耍嘴皮子,沒當真,可姑娘卻很認真地對我說:「是我結婚,你一定要來喲!」

沒轍,我只能答應。姑娘接著說:「我是基督徒,婚禮要在教堂舉行,你先來熟悉一下環境吧。」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走進教堂,坐下來安靜地聽牧師講道,並且是心甘情願的。

第一堂道,牧師講撒瑪利亞婦人口渴的故事(《約翰福音》四章1-42節),我聽著感覺是在說我,我過去一切的挫敗、苦毒、憤恨、鬱悶,等等,不都因為自己過分地「口渴」於鶴立雞群、功成名就、名垂青史、發財致富,這些熏心利慾嗎?

回味著牧師說過的話,我徹夜難眠。

第二堂道,也就是婚禮當天,牧師沒講家庭與愛情,專講如何才能成為神的好兒女(《約翰福音》一章)。我意識到,這也是對著我來講的。第一堂道,指出我的「病因和病症」,這一堂就為我開了一劑「甘口良藥」!

婚禮之後,我信了主,麗玲也完成和丈夫一同受洗的心愿;那位姑娘,卻和新婚丈夫一起遠走高飛,至今再未見過面。

牽手十年 牽到永遠

信神,改變了我們的人生。

剛結婚時,兒子對家裡來了個年輕的新媽媽,並不適應,常鬧彆扭,對此,我的脾氣又不好,父子關係一度非常緊張。麗玲就像「夾心餅」那樣,兩頭不好受;苦於無奈,內心也不快樂。

信主後,我和太太一起禱告,求神恩待我們的家,讓我們懂得處理好家庭關係。參加查經班學習,我又明白自己要檢討過犯,以身作則改變自己,才能帶動整個家庭的改變。麗玲更是以耶穌的愛為榜樣,堅持遵守以《聖經》中「愛的真諦」為原則,為孩子和家庭付出巨大的忍耐和包容,並用無私的、天然的母性之愛去愛我的兒子,讓孩子身心健康,並以優異的表現和成績,中學畢業,順利進入理想的大學和學科學習。

我們夫妻倆還一起參加教會同工服事,每個禮拜日要比其他信眾更早到場做準備,卻樂樂不殆;我也很快就參加到《號角月報》的文字事工當中,誠心誠意地「為神寫作」。

眨眼間,我們一家人手牽手,走過了十個年頭。回望這一路歷程,雖有說不完的故事,千言萬語,歸根到底,若沒有神的手在牽引和扶持,我和麗玲再怎麼巧,也不會巧到相親相愛這一步;婚後若憑自己的性格血氣,我們這個家,也很難想像可以維持到今日。

每逢敬拜讚美,每逢感恩禱告,我們都伸出雙手,遞給在天的阿爸父:

父啊,我伸出我的手,給你!

求你繼續牽引我們,走你的道路,

一直走到你面前,親吻你的恩手!

我伸出我的手給你|南丘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