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有許多的不知,為主而經歷苦難,過後才醒悟,原來這全是恩典……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最近唱了一首非常喜歡的詩歌——《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誰》。正如歌詞作者所表達的,人生中有許多的不知。我也同樣有許多不知,但正如副歌那般肯定:「唯我深知所信的是誰,並且也深信,祂(上帝)實在是能保守我所信託祂的,都全備直到那日」!

真不知前途是甘是苦

1964年,從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本科畢業。公佈分配名單的前一晚,得到《腓立比書》一章29節的經文:「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為祂受苦。

第二天,如充軍般被分配到湖南長沙的一個管弦樂團。人事科長對我說:毛主席故鄉需要獨奏人才。到了長沙才知,這是一個未被政府承認的黑團,幾個月裡都未彈過鋼琴。

事實上,這是因為堅持基督信仰而得的懲罰——他們以為,只有毀掉一個培養了九年的音樂專業人才,就能毀掉她心裡的上帝。

也不知還有什麼試煉

文化大革命一開始,整個團下放到紹陽縣花鼓戲團。我除了打洋琴或拉手風琴,就是整日在農田或工廠裡工作。前途渺茫,遠離親人,還要適應艱苦生活,苦不堪言!

我要自學從未學過的中國洋琴,還要在工廠裡繞電線圈,以致右手姆指嚴重勞損;更可怕的是赤腳下到水稻田,提心吊膽地防備螞蝗吸血。雖然每天都很苦,每天就更需要緊緊抓住主基督,學習單獨與主有親密的關係。享受主的同在,是那看不到希望的日子裡唯一的快樂,但從來沒有後悔過,認為為主受苦是值得的。

更不知上帝恩臨我身

最近聽丁聖才牧師講解《彼得前書》一章時領悟到:成為被上帝揀選蒙愛的兒女,是莫大的恩典!我的心靈受到很大激勵。在聖靈的引導下,好像突然開竅一樣,想起《腓立比書》一章29節經文的第一句:「因為你們蒙恩」,這是我從來沒有注意過的——受苦怎會和蒙恩連在一起?

反思中試想了一下:如果我像班上同學一樣,畢業後留在上海或去北京的音樂團體工作,文革時期的命運將會如何?當時音樂學院的老師教授被鬥至自殺的,不止一、兩個人。有位曾獲肖邦比賽獎的鋼琴家,卻一家三口用煤氣自殺……我這無名小卒,豈不是首當其衝的箭把子?後果不堪設想!

深知道上帝恩臨我身

我似乎更明白了一些《詩篇》九十一篇1-4節的實際意義:「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我要論到耶和華說:祂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上帝,是我所依靠的。祂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祂必用自己的翎毛掩蔽你;你要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祂的誠實是大小的盾牌。

明白了敬虔的父母為何帶我清楚地認識上帝。更知道,不是我自己可以不放棄信仰,確實是上帝早已揀選了我並一直保守我的心。原來,湖南紹陽是天父賜我的隱密處、避難所、山寨,更是我的上帝,我所依靠的!多麼奇妙的愛和恩典!那艱難的歲月,成就了我獨自抓緊主、依靠主的寶貴經歷。

唯我深知所信的是誰

從24歲至81歲這漫長的路上,我的上帝在我身上的確行了一件奇妙的神蹟,因祂是信實可靠的上帝、永遠不改變的天父!即使我愚昧無知,不斷自己偏行己路,傷了上帝的心還渾然不知,但祂揀選我,早已安排了我一生的道路。

1978年5月移居香港,9月就領我到海外神學院教琴、在基督中心堂司琴。被剝奪的專業,由上帝親自還了給我,讓我可以彈琴服事上帝!所以我就禱告祈求,讓所彈的感動人心。感謝天父,祂聽了我的祈求;每次得到讚賞,我就將榮耀歸給愛我的主!

2008年從角聲佈道團音樂中心退休時,曾下決心退而不休,從2004年起參與在中宣會詩班事奉。疫情期間詩班暫停,後來教會恢復有實體崇拜,也安排我在崇拜中司琴。上帝賜我機會繼續服事祂,真是感恩不盡!

回想當時完全不明白主所賜的應許:「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沙漠開江河」(《以賽亞書》四十三章19節);如今看來,這竟成為我一生的寫照!感謝讚美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父,阿們!

受苦的反思|俞閻路得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