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漫不經心地問媽媽是怎麼信主,是誰傳的福音?母親的回答令我出乎意料…… 家庭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休士頓的4月初,不冷不熱,非常舒服。由於疫情,我與母親(郭蓮香女士)相處時間多了。母親習慣早起早睡,非常規律,每天天不亮,她必起身,跪拜在地,讚美、禱告。這是她在中國80年代初信主時候就養成的習慣——中國的早晨五點鐘,傳來敬拜聲。母親一年365天,天天如此:先見上帝的面,再見人面;先和上帝說話,再和人說話!

誰帶母親信主

母親喜歡清晨散步,走在湖邊茂密的樹林裡,聽著鳥兒此起彼伏的歡叫,聞著夜來香還來不及散去的暗香,心情就像風一樣自由起來,由不得就讚嘆上帝的美妙和美好!通常都是她在前面走,我一邊看手機一邊在後邊跟,有時她會轉過頭來催促我快點走:「一會兒太陽出來,就太熱了。」母親年輕時走路就快,風風火火大步流星,走起路來像一個軍人一樣。可是自從疫情以來,發現母親走路的腳步明顯慢了許多,等我有意識放慢腳步等她時,她會輕輕地擺著手說,你在前面走吧,我在後面跟著呢!

母親老了,真的老了!我很慶幸2018年的母親節,為慶祝她80歲生日,那是我們母女二人這輩子第一次相伴出遊,去遙遠的阿拉斯加坐遊輪。記得母親節那晚,遊輪餐廳熱鬧非凡歡聲笑語,餐廳經理笑容可掬地穿梭在每張餐桌前,把一枝枝紅紅粉粉的康乃馨擺在我們面前,母親拿著康乃馨歡喜得像孩子一樣。我給母親點了她最喜歡吃的Pizza和意大利麵,哄她喝了一小杯加拿大冰酒。

那頓母親節的燭光晚餐我們吃了很久,回到船艙房間時,外面已經是一片黑漆漆,海水有節奏地拍打船身,透過船艙裡的小圓窗戶望去,岸邊偶爾有一星半點燈火閃過,從餐廳帶回來的兩枝康乃馨在床頭昏黃燈光下顯得格外溫馨。看著對面床上睡眼惺忪的母親,我漫不經心地問道:「媽,你是怎麼信主的?是誰給你傳的福音?」母親喃喃地回答說:「是小萍的姥姥帶我信主的,是姥姥給我傳的福音……」

啊?原來是姥姥,姥姥原來是基督徒?!媽媽沒有理會我的大驚小怪,很快就在輕微波濤的起起伏伏中熟睡了,我卻被驚到睡意全無,激動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遙遠的童年……

好鄰居姥姥

小時候住在一個有52戶人家的「黑幫大院」裡(文革期間院子裡住了許多「黑五類」),後來聽說院子裡的黑幫一個個都「平反」了,就改名叫「向陽院」。姥姥不是母親的媽媽,而是住在我家斜對面我同學小萍的姥姥。印象中的姥姥一臉慈祥,裹著小腳,頭髮總是一絲不亂地盤在腦後,身上是洗得泛白的藍衣藍褲。小時候我放學回到院裡,爸媽都還沒下班,我經常進不了家門,就跑到姥姥家,邊寫作業邊等爸媽。姥姥總是疼愛地招呼我「喝水吃饃」,有時還從兜裡摸出一塊糖、一把葵花籽,放到我小手裡,那時我就開心得不得了,心裡想等著我長大了一定要好好孝敬姥姥。有時我挨打了,姥姥就急匆匆扭著小腳,三步併作兩步地跑過來拉架,嘴裡還大聲責怪:「孩子那麼小,有話慢慢說!」然後就把我帶到她家,細聲慢語地教我:「你媽脾氣急,她一打你,你就跑,千萬別拿眼睛瞪著她,那樣她會更生氣!」姥姥家就是我小時候的避難所,姥姥就是我的保護傘。

記得姥姥最愛吃桃酥,小時候的我有一個大大的心願:等我會掙錢了,每天都要給姥姥買桃酥吃。後來我離家去讀大學,每年放假回來都去看姥姥,去之前必定會先跑到小賣部買兩斤桃酥。後來結婚了,每年初二回娘家給爸媽拜完年,就帶著我先生去看姥姥,一人拎著一包用黃油紙包得四四方方的桃酥,一路上開心極了!再後來我出國了,每年過年我都會問媽媽:「去給姥姥拜年了嗎?」

爸爸也信主

有一年我再問時,母親平靜地說:今年不用去了,姥姥走了!當時我很難過,眼淚一下子就流了滿臉,也暗暗氣憤母親的淡定。等多年以後我成了基督徒,參加一個姊妹的追思禮拜時,才翻然頓悟那時已經是基督徒的母親的態度——姥姥是去了天堂,那是主耶穌為我們預備的流奶與蜜的地方,我們根本不用像世人一樣撕心裂肺地狂嚎,生離死別在基督徒的生命裡被賦予了與主同在的美好——當跑的路我已經跑過了,我將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直到永遠!

疼愛我的爸爸也是在我來美國以後過世的。當我從美國匆匆趕到家鄉趕到墓園,發現父親葬在「天堂公墓基督徒墓區」時,我驚訝地問母親:「媽,我爸也信主了?」母親說:「可不是嘛,這些年我每一天都在為他得救禱告,他那年聽說你出了個大車禍,車報銷了,人也進了醫院,就擔心得要命。牧師來探訪時對他說:老秦,信耶穌吧,耶穌會保佑你家大姑娘在美國出入平安,會替你看顧她!你爸聽到這句,第二天就去教會為你禱告了。」

有人流淚撒種,有人歡呼收割,父親這些年裡,是親眼看到母親信主後生命被翻轉,家裡充滿了平安和喜樂!那年,我站在爸爸的墓碑前,泣不成聲,但心裡卻異常地平安!我心裡默默地對爸爸說:爸爸,我要替你謝謝媽媽,是她把福音傳給了你,讓我們有一天可以在天家再見面!

福音的傳承

母親特別愛傳福音,見人就講見證,講信耶穌的好處,講《聖經》裡的故事,從不分場合、不論地點、不管對象,講起來滔滔不絕。有時我給她使眼色,她裝作看不見。有時她覺得說得不夠精彩,為了吸引別人的注意力,就隨口編歌唱起了:「走過一處又一處,處處都有信主的人,見面感覺好親切,因為咱們同有一個一靈一體的天父!」

姥姥傳福音給了母親,母親又帶領我們全家老老少少一個一個歸向主。她苦口婆心、耳提面命、不厭其煩地教導我們:「一定要一生靠主,因為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唯有信靠耶和華,一生平安喜樂!」母親常說:「我的傳家寶不是金銀財寶,不是古董字畫,我的傳家寶是福音,希望咱們祖祖輩輩一代又一代都成為基督徒,為主傳福音,做見證,領人歸主!」

母親,你是我心田上的康乃馨,謝謝你日日夜夜為我祈禱。耶穌愛你,我也愛你!!

心田上的康乃馨秦曉雪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