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畫家馬提斯的靈魂溫暖,溫暖了這個世界,因他將愛、溫暖做了一番詮釋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一個靈魂溫暖的人,很能將這溫暖傳遞給周圍的人,特別是在面臨無法掌握的未來時,更顯出這樣的溫暖,像紅寶石一樣珍貴。馬提斯(Henri Matisse, 1869-1954)就有這種靈魂的溫度,溫暖了這個世界。

不斷自我超越

22歲那一年,他放棄法律,前往巴黎的朱利安學院習畫,打下繪畫基礎。他在羅浮宮臨摹了四幅Chardin的名畫,讓自己的古典技法更上一層樓。在他已經習得流暢的古典技法時,他又尋覓出藝評家羅素,羅素將梵高的素描介紹給他,從此他的畫風有很大的轉變,作品出現鮮豔的色彩和情感豐富、個性突出的筆觸。「羅素是我的恩師,他教了我色彩理論。」馬提斯雖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卻謙卑、毫不猶疑地常常公開感謝對他有幫助的人。這是他溫暖的靈魂在發熱發光。

兩年後他又聽取必薩羅的建議,前往倫敦欣賞光影大師透納的作品。回到巴黎後,他瘋狂地學習印象派的高更、塞尚的技法,其中塞尚對他在色彩和圖形的創作上,影響最大。

這時候他仍未找到自己的風格,也不以為意,用十幾年時間研習後期印象派的點畫法。1902-1903年間,他進入繪畫的黑暗時期,於是轉而嘗試雕塑。之後,無意間他的「野獸派」的理論和作品誕生了。所謂的「野獸派」,是以鮮豔人造的色彩、簡化的形體和熱情澎湃的筆觸見稱。使用人造色彩是為了和古典寫實做出分野,將20世紀初期歷經世界大戰的破碎,做出屬於現代人自己的精神陳述。此後,馬提斯被稱為20世紀偉大的色彩魔術家,和畢卡索並列,只是兩人各有分別,畢卡索以想像力創作,而馬提斯仍舊取材於現實可見的世界。

馬提斯好學、不斷精進的精神一直支撐著他,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在60多歲被診斷有眼疾、將逐步失去視力的時候,他想逃避「自憐」的心魔,執拗地用藝術繼續為自己的靈魂發聲。這時他想到可以用剪紙藝術,以不透明水彩顏料來塗色、剪刀剪出形體,黏貼在畫紙上,開闢出法國剪紙、黏貼藝術的風潮。

「藝術家所要尋求的是靈魂的自由,不讓自己成為某種風格的囚犯、不受自己性格的拘束、脫離追求名利的捆鎖,不再追求成功。」基於這樣的精神,馬提斯成為藝壇巨匠,直到84歲那一年,心臟病才停止了他不斷自我超越的腳步,然而這樣不朽的藝術精神,仍透過作品向世人說話。

暖心母親溫柔

趁著疫情年的母親節之際,讓我們重新欣賞馬提斯的《甜品:和諧的紅色》這幅暖心的作品。

畫裡左上角的窗外一景,是他巴黎畫室窗外的實景,所面對的是一座修道院。桌上妝點了各樣的花、花瓶和水果。有趣的是牆上的壁畫,以鮮豔的覆盆子紅,加上藍色鑲黑邊的樹枝和盆景的裝飾,從牆聯繫到桌布,再向左和法國草蓆墊木椅融合,向右則襯托出一位母親——她面帶微笑,正預備著餐桌上的點心,黑衣、白圍裙和金黃的髮髻,在萬紅當中特別顯眼。

她眼睛半閉、嘴角向上,期待著孩子和家人來享用她親手預備、能滋潤人心、帶來幸福感的午後甜點。多麼溫馨、平和、協調的氣氛啊!窗外的綠,和室內的紅形成對比,似乎在提醒人,這幅景緻的真實可信,而母親的愛更是真實可信的,就在你我周圍孕育著稚嫩的靈魂,是一股可觸摸、可依靠、可解一切煩憂、源源不絕的生命力量。

馬提斯的溫柔,是上帝給20世紀人類的禮物,因為他將愛、溫暖做了一番詮釋。而「愛」是從上帝而來的,這愛是由祂的愛子耶穌基督,一代一代流傳到所有人的身上,直到永永遠遠。

溫暖的靈魂理泰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