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的黑猩猩意識到生物學家老朋友出現,臉上馬上露出狂喜的神情,興奮地尖叫 芝城園地 社会

兩個認識超過40年的老朋友,為道別而重逢。整個過程被拍錄下來,在網上瘋傳,亦記錄在《瑪瑪的最後擁抱》一書之內。那相遇的畫面,深深地觸動了我。

瑪瑪(Mama),是荷蘭動物園黑猩猩群中的雌性首領。一開始,鏡頭拍下瀕死的瑪瑪蜷縮著身體,拒絕進食,露出生無可戀、奄奄一息的樣子。可是不一會兒,當牠意識到老朋友——生物學家強.范霍夫(Jan van Hooff)出現,臉上馬上露出狂喜的神情,不但咧嘴而笑,還興奮地尖叫。

范霍夫彎下腰來看牠的時候,牠馬上靠近,溫柔地觸摸他雪白的髮絲,並伸出長臂繞住他的脖子,把他拉近。人類這樣近距離與黑猩猩接觸是史無前例的,因為即使體型最高大、體格最強健的摔跤選手,也絕對敵不過一隻成年黑猩猩,而且黑猩猩的脾氣反覆無常,無故襲擊人類的事故時有發生。

所以從來沒有人會直接走進成年黑猩猩的籠子,作如此親密的接觸。作為生物學家,范霍夫清楚知道自己是冒著生命危險,大膽進入瑪瑪的地盤。幸而瑪瑪好像感覺到他的不安,擁抱的時候特意用手指有規律地拍打他的肩膀,彷彿叫他別擔心,牠很高興見到他。據《瑪瑪的最後擁抱》之作者的分析,這動作正是黑猩猩安撫幼猩時常用的方式。

這個拍打安撫的動作,也勾起了我近20年前的回憶。記得那時女兒還未滿週歲,半夜突然發高燒,因為不舒服而哭鬧不停,哭累了就斷斷續續地發出嗚咽之聲。初為人母的我完全不知所措,心裡極害怕,整夜把她摟在懷裡,輕拍著她,盼她入睡。在半夢半醒之間,我發覺孩子的小手也在輕輕拍打著我的肩膀,好像在安撫累透了的媽媽。就是這個小小的動作,支撐著我,支撐著那一夜,直等到天亮……

如同那一夜,多少次,在我害怕、不安的時候,神(上帝)都在默默地安撫我,讓我進入可安歇之地。《西番雅書》三章17節寫道:「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祂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就是這份默然的愛,讓我安然度過人生大大小小的風暴,使我能瞬間平靜下來,如同嬰孩安穩在母親懷裡。

每次我讀到這裡,都會深深被感動,彷彿感覺到我的神正輕拍我的肩膀,以溫柔、肯定的眼神看著我、鼓勵我,祂既與我同哀哭,也與我同喜樂;祂拯救我脫離罪的網羅,揀選我服侍祂,沒有因我失信而離我而去,一次又一次默然地守候著我,等候我回轉、更新,又因我喜樂而歡呼,不求回報,只因我是祂的兒女!

親愛的讀者,你願意認識這位「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的神嗎?願意成為祂的兒女嗎?祂,正在等著你的回應呢!

默然愛你戴蕭佩筠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