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春季風頭無倆的《山河令》:正道也好,邪道也罷,誰能逃過人心鬼蜮這個最大變數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這個春季,怕是沒有哪部劇能像《山河令》這般風頭無倆。

有一道深淵叫做江湖

一切都起自「琉璃甲」。江湖傳言:20年前容炫在青崖山伏誅,身後留下至高武學寶庫;任一凡夫俗子得之,都可在一夜之間無敵於天下。於是,武林再起血雨腥風。

容炫是誰?在成為大魔頭以先,他是江湖翹楚,帶領一眾兄弟仗劍江湖、懲惡揚善。一行人,一簇光,好不快活!他還心懷天下:各門武學系出同源,若大家能摒棄私心,互相交流見證,必能造就一門前無古人的絕學,人人便可不分派系習得武功。

誰說這不是一個絕好的主意呢?偏偏就從這個出發點,步入了歧途:為集武學寶藏,無所不用其極,或偷或搶,被天下討伐。用劇中男主周子舒的話說:「這寶藏有個名字,叫『不勞而獲大法』,貪慾罷了。」

武庫建起來了,非但未出現前所未有的新氣象,反掀起殺戮駭浪,就連容炫自己也被「兄弟」毒害……關鍵詞就是那個「私心」——誰摒棄得了?

人最可悲的地方

「天窗」首領周子舒,也曾熱血壯志:「子舒一人能力微薄,不敢肖想奇功偉業,但求捨我一身,能為這暗世洩下一線天光,匡扶正義、救世濟民,為萬世開太平。」卻不料朝堂更是名利場,在他所扶持的晉王眼中,人間正道就是踩著他人的屍體完成霸業;至於天下蒼生,不過草芥。

周子舒身不由己,淪為晉王鷹犬,保不住一個想保護的人,做不成一件想成就的事。「我半生倥傯 活成了笑話!十年血海沉浮不歸路,我記得四季山莊每張死在我面前的臉。都死了,唯獨我活著,憑什麼?當然是憑我不配好死,我活該活著。」

曾經滄海的他,為離開「天窗」,付上了「七竅三秋釘,三載赴幽冥」的代價,但求醉死即埋度殘生。正應了那句《箴言》:「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十四章12節)

長著人臉的不一定是人

劇名所謂之「山河令」,指授權武林斬妖除魔的號令;這妖魔,即是青崖山「鬼谷」的極惡之徒。「鬼谷」,由容炫之父容長青創立,本為給在無盡迷津中的人搭一架棄惡從良的梯,讓誤墜鬼道的人得一扇改過自新的窗,結局卻是萬鬼相煎。

雙男主之一的溫客行,就親眼目睹父母慘死鬼谷之手,小小年紀落入極惡之地,在「世人皆負我、舉世皆可殺」的復仇路上,長成新一代鬼王。在他看來,最兇最厲的鬼不僅在鬼谷,也在江湖:「那些所謂的武林正道,根本就是披著人皮的貪婪惡鬼,應該和青崖山的魑魅魍魎同歸於盡!」

他知人心難測、人性易測——貪慾無極,便複製了十數枚琉璃甲流入坊間,以致沖天香陣透岳陽、滿城盡是琉璃甲。可嘆世間蠢人,恆河沙數。天上美月當空,地上性命相搏,爭來搶去,盡是假貨……

正道也好,邪道也罷,誰能逃過人心鬼蜮這個最大變數?一如周子舒的質疑:「鏟得了鬼谷,鏟得盡人心中的貪欲污穢嗎?」然世人皆知滌其器,而莫知滌其心。

看罷《山河令》,想起一則舊聞:英國政府為減少殖民地印度的蛇患,頒令每殺一條眼鏡蛇即可得賞金,豈料人們競相養起蛇來!後來,這種初衷與結果背道而馳的滑稽現象,就被稱為「眼鏡蛇效應(Cobra Effect)」……人心比萬物都詭詐!

眼鏡蛇效應曉然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