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水彩畫家霍默的女性觀,因有自信而不喧囂,明白生命的呼召,參與享受生活,提供新世紀現代女性一條出路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副總統,已經在2021年上任,歐洲政治舞台早已有女性最高領袖,如英國的伊麗莎白女王和德國默克爾女總理。女性出頭,究竟是利亦弊?男性女性應如何協調合作,讓個人才幹發揮,仍保有家國福祉?這是一個世紀爭論的話題。

讓我們從美國水彩畫家溫斯洛·霍默(Winslow Homer, 1836-1910年)的女性觀,來思想是否有一條中庸之路?他畫中的女性,或靜逸自處讀著新出版的小說(圖一),或手裡忙著女紅眼睛切望外出,或讀著信札懷念遠方友人,或在課堂上教幾何學(圖二)。畫家以和諧的色彩和平順筆觸,解釋出她們在知性感性理性的交融下,是認命內斂的,是期望參與世事、也實際參與了的。

畫家的筆觸特意和主題配搭,霍默在畫鄉村孩童和粗獷海員漁夫的作品時筆觸豪放,在畫女性心靈探索的細膩時筆觸收斂。背景含蓄有調子上的變化,不喧賓奪主,靜默默地襯托出主角。霍默的女性觀或許可以提供新世紀現代女性一條出路,她們因有自信而不喧囂,明白自己生命的呼召,參與和享受了生活。

這樣的女性的心態,和《聖經》所言是一致的。上帝公平創造兩性,沒有孰輕孰重,只有角色和責任的不同,彼此配搭。在紛亂無定的世風下,回歸《聖經》的兩性價值觀,女性就能安然自處,並與他人共處,回歸靈魂的錨。

女性自覺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