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號角》成為建立友誼的橋樑,帶領婆婆來到神面前 见证

2019年年底我在療養院認識了關婆婆。第一次將一份《號角月報》送給她時,她毫不客氣地給我一個直率的評估,她說:「我想你是一名基督徒吧!但不是每個基督徒都是好的,不過……我想你會是個好基督徒!」我回了她一個微笑。

起初她只是存著一種好奇心跟我聊天——為什麼我會來探望一名跟我毫無關係、毫不相識的外藉長者?我就介紹自己,我是一名志工,被派來探望療養院的長者。

主的安排很奇妙,我們被安排坐在大客廳中的同一桌,每天探訪,都有機會和她聊天,關婆婆就慢慢地願意開放自己。有一天,她告訴我,她還記得她小時候,天還未亮,她的外婆就起來把她背上,然後念《聖經》、禱告,也經常為她禱告。每早晨如是!她還向我表明,如今她已一把年紀,但外婆禱告的情景還是歷歷在目。她已經聽過無數次的福音,但她總覺得她還差一點,仍然未能接受主耶穌。

關婆婆的外婆天還未亮的禱告深深地感動了我!相信這些禱告穿越時空,毫無阻攔地來到主施恩座前。從那天起,我也開始為關婆婆的救恩禱告,求主賜我有機會更多了解她的內心世界,究竟是什麼原因難阻她未能接受主呢?

我好奇地問過她:「那你媽媽信主嗎?」關婆婆說,「媽是信主了,但遠不及外婆對上帝那般誠心實意。」原來我們在未信主的家人中,他們都在暗中察看。特別是療養院內的長者,雖然他們活動能力不大,但觀察的敏銳度絕不低於我們。

感恩,上帝早有預備,當時有一對韓藉牧師夫婦,經常來療養院跟長者們做主日崇拜,據牧師說這已經有好幾年了。

牧師通常先用韓語,然後翻譯成英語,而我則很自然地為坐在我同桌的中國婆婆們做普通話翻譯。後來關婆婆成了我的私人普通話老師,她非常認真,要求頗高,原來她年青時是一名醫生。她喜歡閱讀及唱歌,我每次會錄影一段我的教會詩班在主日崇拜獻唱的詩歌,探訪時放給她看,同時帶一份《號角》送給她,她就念出來教我普通話。就這樣我跟關婆婆的友誼逐漸建立起來。

2020年1月底,一個主日下午,我照常去探訪長者,那天帶了當日詩班獻唱的《奇異恩典》送給他們。當時我有感動,在手機上找到英文版,再放一次,因我察覺到每個在場的人,包括護理人員,都在安靜地聽,大家都被這首耳熟能詳的詩歌吸引了。

然後我問關婆婆有否聽過《奇異恩典》,」她說,「有點印象。」我接著問是什麼原因令她一直未能接受福音。她想了一陣,帶著肯定的語氣回答我:「如果我像你那麼『好人』,我一早就接受了,但我這個人實在不配啊!」

原來阻攔關婆婆到上帝面前來的,是她將問題焦點放在了自己身上。我趁機給她解釋「奇異恩典」福音的真諦:我跟她是一樣的,在上帝的眼中我們都有罪,我們信主全因上帝的恩典憐憫;我們只要誠實地求上帝赦免我們的過犯,就是「因信稱義」,不是靠自己的行為可以得救,免得有人自誇。

接著,我邀請婆婆憑信心作決志的禱告,她想了一陣子,自言自語地道:「是的,我深信我外婆斷不會騙我,她會將最好的給我。」然後她對我說,「那好吧!我就跟著你一起禱告。」

就在那天,關婆婆成為了我們主內的姊妹。想像婆婆的外婆這刻會多麼地開心!

我馬上告訴牧師這個好消息,並請求牧師再為婆婆禱告。牧師特別為婆婆祈禱,求主的聖靈常常提醒她,得救是本乎恩,上帝的恩典一生一世與她同在,直到永恆,她都是屬主的。

牧師為關婆婆的祝福祈求,讓我再次看見,每個誠心的禱告,包括我素未謀面的的婆婆的外婆的恆切禱告,都是帶著永恆的價值,不單深遠地影響了關婆婆一生,同樣也帶動我們每個屬主的人去靠近、認識上帝。

自從去年3月初至現今,所有療養院的探訪因疫情都暫時關閉,因此只能在電話上跟進長者的家屬,得知關婆婆只換了房間,至今平安。感謝主對婆婆的保守,一生直到如今!

上帝聽了外婆的禱告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