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孩耶穌長大了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六個月時爸媽送我演嬰孩耶穌,幸福寶寶的我青少年期卻跌入深度憂鬱,然後經歷主耶穌奇妙的醫治。

我1995年出生於紐約。出生前上帝給了媽媽一單大生意,讓媽媽可以不用工作,一心一意地來照顧我。媽媽說那時我長得超級可愛,是個很幸福的寶寶。

第一個聖誕演耶穌

那年,爸爸媽媽所在的信心教會剛剛成立不久,在一個新地方安頓下來,慶祝第一個聖誕節,大家都非常地興奮。教會要演耶穌誕生的故事,每個人都忙裡忙外地準備著。演出當天,媽媽發現舞台上的馬槽裡放著個布娃娃,她靈機一動,跟爸爸商量,可以讓我去演這Baby Jesus(嬰孩耶穌)。大家問,不怕寶寶一會哭起來嗎?媽媽告訴大家,不用擔心,我是不會哭的。他們每次去餐館吃飯,都是把我放在一邊,我就呼呼大睡個把小時,一點都不會哭鬧。我那時個頭不小,爸媽都抱不動我,到哪都把我放在籃子裡拎著。

那天,媽媽就把我連籃子,一起放進馬槽裡,我還口裡含著個奶嘴,眼睛吧嗒吧嗒地,沒做一聲,靜靜地躺著,直到完成我的角色。媽媽說那天演出情況如何,她一點都不記得了,因為全場她只盯著馬槽裡的我,生怕我弄出聲音來。

這個故事其實媽媽一直都沒有告訴我,直到25年之後的今年,我告訴遠在上海的爸媽我最近找到一個教會,很喜歡,媽媽一聽名字,才打開這個記憶的盒子,跟我說了這段往事。媽媽告訴我,我剛出生時,還是在這個教會接受的獻嬰禮呢。更巧的是,就在她告訴我這個故事之後幾天,她奇妙地發現那張劇照竟然在她的書桌上,在一個信封裡靜靜地躺著,彷彿天父上帝特特地從照片的海洋裡挑出來放在她眼前一般。

上帝帶我回到這裡

我回到我出生的教會,是上帝不容置疑的帶領!

去年10月我大學畢業,離開洛杉磯,搬到紐約,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不停地尋找教會。後來通過洛杉磯的教會的詩班姊妹介紹,我來到了信心教會,馬上就喜歡了,覺得跟這個教會很親。媽媽告訴我當時沒有介紹這個教會給我,是因為覺得離我住的地方太遠了,坐地鐵要一個多小時,沒想到我自己還是回到了這裡。怎能不承認,我們每個腳步都是上帝所立定的呢!

現在,我參加教會的英文堂,並參與服事,也在教會的神學院修讀神學課。我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團契,享受豐富的主裡的大家庭的生活,非常地快樂。沒有人能夠看得出來我曾經跌落到深深的憂鬱低谷,幾乎失去生命。

少年憂鬱經歷深谷

在學校,我一直是安靜內向的小孩,總是被一群同學欺負。每天早上我都害怕去上學,上課時經常作白日夢,盼望著能夠早點回家。從小學6年級一直到初中9年級都是如此,無論是學校,還是青少年團契,我都沒有多少朋友,也從不和朋友來往。當時,我的家就是我的避難所,音樂也成為我的靠山和安慰者。

直到10年級時,我突然變了個人似的,仿佛這麼多年來以來的沉默突然如火山爆發,我再也沉不住氣了!在學校,我喧嚷、奔跑、吶喊!在家裡,我揍罵、反駁、急躁!曾經在老師、父母眼裡的模範生和好孩子忽然消失了。甚至我爸爸還說我中邪了!我內心的世界再也按捺不住了,連音樂也無法安頓我的心!反而,時不時我還會一邊用我全身力氣擊打著琴鍵,一邊吼叫!

父母老師甚至校長都竭盡全力來挽回我,可是都無能為力。最後10年級結束時,我輟學了。爸爸看我有一週連續5天不睡覺,立馬訂機票,隔天把我從上海帶去台北。在台北,我頓時從急躁和無法克制自己內心裡的火氣,瞬間跌入到無底的深淵。爸爸本以為從上海回到台北他熟悉的家之後,能夠找到醫治我的方法。可惜也沒有用,就連心理輔導師和醫生都拿我沒辦法。在台北,我曾兩個月時間除了看醫生之外,從不出門。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和任何人來往!我們在台北沒有家,住在奶奶家中。爸爸被我和操心的奶奶夾在當中,日子十分煎熬。後來我知道就是那個時候,爸爸跪在上帝面前,願意像亞伯拉罕獻以撒那樣,把我完全交給上帝。

奇妙醫治得著耶穌

那年感恩節,媽媽和妹妹特意飛來台北看我。有一晚,媽媽遞給我一個從以色列帶來的十字架,並吩咐我時時刻刻都要緊握著!我答應了媽媽。感恩節後,我不停思想著十字架,也思想著我自己。一開始,我十分怨上帝和我的家人。可是,我開始翻讀《聖經》,雖然我讀了之後一點印象也沒有,可是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力量不停促使著我要回轉,重新面對生活。奇妙地,我從此一天天地恢復著。

就這樣,在台北待了差不多大半年,我重新站起來了,決定重回上海,勇敢重新生活。不僅我重拾了與人溝通的能力,而且還開始了健身!這個恢復的過程中,滿滿是有上帝的愛和帶領!兩年後,自己自學在香港考了GED,然後來到美國就讀大學。

耶穌醫治了我!現在,我已不是那曾經內向憂鬱的小孩,我不僅參與服事教會,更渴慕把耶穌的愛傳遞出去,讓更多的人來認識主耶穌。每一個人都有不易的時候,但是我深深相信,只要向上帝呼求,耶穌的愛必能勝過你的痛苦!道成肉身的耶穌,從一個最軟弱的嬰孩開始,一直到十字架,已經為你我在前面走過那最艱難的道路,並且得勝!耶穌寶血的犧牲,是我以後人生道路的推動力。祂是我最偉大的榜樣,是我永遠的救主!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