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二十載之後,「自由之塔(Freedom Tower)」如火鳳凰般被重建,讓它在曼哈頓下城走過「911」的悲痛後傲視群雄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有些痛,是一輩子都撇不開、抹不掉的。這些痛雖長久跟隨你,卻可以轉化為一種力量、一席深刻的提醒:昨日的悔恨,催促着今日要珍惜。

「自由之塔(Freedom Tower)」

「自由之塔(Freedom Tower)」

國人心中的痛

「911」事件在時間飛逝下,已是21年前的事了。罹難的三千多人,在每一年的紀念儀式裡,都會一個一個地被提名。他們的遺孀可能已重新站立,兒女可能已長大成人,但重述這些名字,不是再次叫寡婦孤兒傷痛,卻是因人性具備高貴的情操而有的迴響。

美國人有「熱愛自由」的信念,世貿大樓被夷平後,新的「自由之塔(Freedom Tower)」如火鳳凰般被重建,讓它在曼哈頓下城走過「911」的悲痛後傲視群雄。而達到藝術境界的紀念碑,更是感動着來自世界各地弔念的人群。

當日,美國航空77號班機撞毀國防部的西南角,有184個人罹難。他們的名字也篆刻在國防部紀念公園的石凳上。一個名字一座石凳,184座一列列排開,非常壯觀,發人深省。

「911」是每一個美國人心中的痛,認為因「911」攻擊而死亡的人,雖非正式參與戰事,卻是受到回教聖戰者攻擊而戰亡的英雄。

上帝奇妙作為

「911」之後,世界在迅速地變遷,特別是西方國家有兩極化的反應。只看宗教表象的基督教基要真理派者,更加仇視所有的回教徒。另一方面,令人覺得可喜的,有一群耶穌基督的真門徒,卻受「911」事件的啟發,認為「仇視」回教徒並不是出路,回教徒也需要耶穌基督赦罪的愛。他們接受了裝備,前往回教國家和回教徒的鄰舍為友,提供實際的心靈幫助,將基督的愛活現出來。

過去,美國曾經是世界上差派基督教宣教士最多的國家,「911」之後,美國人的身分和長相,讓許多有心宣教的美國人無法再踏足激進的回教國家。於是韓國、中國、南美洲等非白人族裔接棒,勇敢進入這些地方,為耶穌「臥底」,等候聖靈感動人心,認識耶穌為救主。其他基督教立國的基督徒,在「911」事件之後,也去到沒有那樣激進的回教國家傳福音。

過去這20年,雖然回教徒的勢力增加,但同時有大批的回教徒歸主。這是上帝的作為,祂獨行奇事!正如《聖經·以賽亞書》四十三章19節說道:「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 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 我必在曠野開道路, 在沙漠開江河。」

獻上飢渴的心

「911」的痛,已在基督徒心中轉化為一種力量和提醒:向仇視基督徒的回教徒散播愛,趁著還有今日!而上帝允許災難發生,好敲醒人,要在心靈上更新。正如基督徒音樂家Don Moen的詩歌《A Hungry Heart (暫譯:飢渴的心)》向主的禱告:

我心如鹿切慕溪水,主啊,我切慕你!我心有一種渴望,我信你將賜福更多。主啊,求你敞開天庭,讓靈雨如水澆灌,以你的同在潔淨我,讓我生命更新!

我獻上飢渴的心,參加我王的宴席,從此我心不再飢渴,因主的慈愛充滿我!哦,我只需帶着信心,進入恩惠慈愛宴席,我獻上飢渴的心,進入上主的同在。

我罪已赦免,享受豐盛宴席,坐在祂腳前,從此我奔跑有力,行走不匱乏。

我必如鷹展翅上騰,因主同在我得力。

我獻上飢渴的心,參加我王的宴席,從此我心不再飢渴,因主的慈愛充滿我!哦,我只需帶着信心,進入恩惠慈愛宴席。

我獻上飢渴的心,我沒有稱義的理由,只因你寶血為我流,呼喚我到你面前。啊,神羔羊,我來,我獻上飢渴的心,參加我王的宴席。

「911」二十載之後|清照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