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角月報》美東版主編曹素芳姊妹10月3日安息主懷,眾人思念她。 角声消息 信仰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10月4日星期一早上,我踏著輕鬆的腳步,走進《號角》的辦公室。美珍沉重地告訴我:「素芳走了!被主接去了!」

我的腦袋突然一片空白,聽不明她說什麼?「素芳死了!昨天晚上去的!」我的心突然像被刺了一刀,人是醒了,心卻碎了!情緒失控地嚎啕大哭,不斷地問:「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是素芳!?」幸而身邊有美珍,她拍著我的背安慰說:「素芳已經在天上了,她已回到天父的身邊。」

曹素芳——我們文字部摯愛的家人,於10月3日的黃昏,在沒有什麼預警的情形下,悄然離世。我們在10月5日早上,去探望她的媽媽時,當時發現她走了的鄰居說:「她用慢熟鍋煮的牛肉,還沒有熄火呢!」可見她在離世前,仍是生意盎然的。有些人安慰我們說:「這樣沒有太大痛苦就離開,也應算是一種福氣吧!」

記得1998年,素芳第一次出現在《號角》辦公室;那時,《號角》正向外發展,急著聘請編輯。她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在國內一間著名的出版社,任編輯超過十年之久,是個十分理想的人選。唯一的缺欠,就是國內用簡體字,《號角》卻以繁體字面世。我把這問題和她溝通,她毫不猶豫地說:「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做好的。」

兩週之後,素芳再來找我,只見她的記事簿上,寫滿了簡、繁字體,互相對照;中文常用字數千個,密密麻麻都是她用手寫的。她做事認真的態度,令我十分感動!馬上就聘用了她。性情爽朗率直的她,很快就融入了「角聲」大家庭,我們真誠地分享喜怒哀樂,接納彼此的優點和缺點,以致同工們可以互助互愛,發揮取長補短的功效!

廿多年來,素芳盡忠職守,是《號角》美東版的主編,也是一些地區版的編輯。她洞察力強,對事情的對錯真偽,很有分析能力;對《聖經》的真理,堅決持守。因此,成了《號角》最佳的守門人。我十分感恩!因為有素芳這樣文字功底深厚、編輯認真負責的同工,《號角》的品質才會不斷提升;更因為有她的守護,我才可以比較省心!

相識相知近四分一世紀,在起落跌宕的人生,有幸與素芳互相扶持而過。在她人生的低谷,她曾對我說:「我一直以為,是《號角》需要我;現在我明白,是上帝把我帶來《號角》,讓您們伴我共度時艱。」可見同工之間相伴相依,是何等甜美!她最後一次回辦公室時,曾對我說:「我夠年齡提早退休啦!妳要預備請人了。」

《號角月報》美東版主編曹素芳姊妹10月3日安息主懷。這是2020年角聲年會她的錄影鏡頭。

我挽留她說:「不可以,妳不是答應我,我退休時,妳才退休的嗎?」她就乖乖聽話了。想不到,她還是在62歲生辰的前幾天,就這樣永別人間。作為基督徒,我深深相信:素芳已與基督同在,好得無比!從此永遠脫離人間的疾苦了。只是,《號角》痛失良才,我們痛失摯友,心裡很痛、很捨不得!

眾人的思念

勞伯祥牧師:素芳姊妹是很難得的編輯人才,她在「角聲」文字部工作多年,見識廣闊,能寫多方面文章;更難得的是她忠於所信,常常會為一些認為重要的觀點據理力爭。有時,她會把問題帶到我面前,我不敢確定自己所給的意見是完美的,但她總是樂意接受;這樣的態度讓我心底裡敬佩。主耶穌曾稱讚門徒拿但業「心裡沒有詭詐」,這句話對於素芳而言,她也是當之無愧的。

陳熾牧師:九年前如果不是為了探訪主編素芳,我和師母不會繞道來紐約使命中心,見到了勞牧師,更深認識角聲,最後毅然決定搬來大紐約服事!深信素芳優質的文字工作,外剛內柔的行儀早已烙印在許多人的心中,並散發出强烈的感染力。這就是她在主的生命冊記載著其中的一道冠冕。

王大為牧師:前年,在紐約年會第一次見到素芳,她主持文字出版環節,給我的印象是辦事有效率,對家國有感情。去年,我收到她寄給香港《號角》的一封信,表示她對某牧者的文章有看法,給我的印象是她對真理執著,對福音持守。今天,她寫完該寫的文章,講完該講的話,跑完該跑的路......但願我們繼續努力,踏遍未得之地,尋找未得之民。

楊愛倫:每個月等候她發放朗讀版的錄音功課,是種非常期待的美好心情。我們還常常超越工作範圍,分享彼此對爭取民主自由的嚮往與歷程,尋找重疊過的痕跡。我告訴自己,莫怨她離去匆匆,曾經擁有如此心靈相通懂我的好友,想來我還是幸福的。夜深人靜,打開短訊,回味一下那體貼和默契十足的對話,會心一笑。爬上臉書望望,是她毫無保留永遠停格的率真自述。

周天駒:素芳姊妹文字精準精煉,我們的文章給她看一看,必定能夠挑出很多多餘的字。出於對工作的責任心和傳福音的熱情,她每個月用不同的筆名,寫好幾篇文章。今年9月《號角》有一篇她的文章《活著,究竟能抓住什麼?》,是鄭州暴雨過後的反思。當洪水漲上來時,究竟能抓住什麼?素芳姊妹在角聲工作到生命的終點,她抓住了主的應許……

Daniel Yau:素芳去世前幾天同工早禱會的分享:「我們如果硬把《聖經》經文放進文章裡,其實是我們的生命的問題,若我們活出《聖經》,寫的東西就會體現《聖經》,而不是硬把經文塞進去……」,希望《號角》文章更清晰地傳講福音,這可說是她的遺願之一。

柯津雲:想念素芳,想念她的美、她的善、她爽朗的笑容,想念她對我的叮嚀,想念她生命的榜樣……女兒在收拾素芳的東西時,笑著告訴我們,「媽媽曾用兩個詞形容自己:『多餘』。為她的生命那麼地有多有餘、豐盛無比,感謝讚美素芳深愛的主!

Joanna Wang:每次與她通話,她總是鼓勵我,她的洞察力令我欽佩。上週才與她通過電話,商量採訪的安排。電話裡談笑風生,鼓勵勸勉,歷歷在目。如今親愛的姊妹安息在父的懷中,息了地上的勞苦,做工的果效也隨著......

Helena Lee:素芳的執著乃出於神的堅定、不捨……等天家見,願神安慰愛她的同工們!

Lily Woo:記念她23年所奉獻給我們主耶穌基督與未聽之民的愛心與真誠、辛勞與擔當。一粒麥子落在地上,她將永遠激勵我們繼續在人的心田默默地耕耘。

Helen Wu:素芳姊妹充滿才情的文字、深刻犀利的筆觸,直擊讀者的心靈。她行事的快人快語、認真嚴謹、為人的樸素與寬厚令人敬仰。素芳姊妹的文字還在向廣大的讀者說話,就好像她並沒有離去。

Stephen Fei:求主安慰家人,繼續賜福號角在全球的工作。記得有個信徒的墓碑上寫著:上帝埋葬了祂的僕人,卻繼續著祂的工作。天家再相聚!

《號角月報》2018年美東同工在辦公室的合照(素芳圖右三)
 
懷念素芳•痛失良才|周簡艷珍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