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自己走過的路,做過的事很少後悔,唯一後悔的是未曾在父親最痛苦的時候,握住他的手。 芝城園地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通過重重檢疫關口,入住防疫旅館,行李整頓好,我憑窗眺望台北市遠處的山,輕輕對父親說:爸爸,我回來了!

近年回台灣,心中總有無盡的悔恨和對父親的歉意。以前上班假期有限,回台都是來去匆匆。退休後,有大把的時間可以留在台灣,然而卻再也尋不回逝去的父親。當年他開始洗腎後,從妹妹寄來的照片,我看到一個完全陌生的老人。洗腎兩年,樂觀開朗的他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再笑不再愛說話,每天坐在輪椅上出入都眉頭深鎖。

我對自己走過的路,做過的事很少後悔,唯一後悔的是未曾在父親最痛苦的時候,握住他的手。陪父親去洗腎,機器中旋轉著他身上抽出的血液再倒回他體內,父親常痛苦地跟護士說他不要洗了,好幾次不忍心他的呼叫,護士提早結束洗腎。每次父親躺在洗腎床上痛苦呻吟,我都不知所措,只會站在他床旁,不斷地說:爸,忍耐一下,快好了,快好了。回想起來,為何當初我不懂得握住父親的手安慰他,也許他會覺得溫暖些。

父親去世前一年,無法說話,也沒人聽懂他咕嚕什麼,大小便都需外勞處理。我們在護士前討論他的失禁問題,完全沒在乎他的感受。那時他多半時間都睡著,醒時就是神志不清地呻吟和喃喃自語,我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只會站在病床前無語地看著他。後來我從一些報導中得知,人雖然說不出話來,但頭腦還是清楚的,回想起來,我非常後悔自己當時為什麼不懂得握住父親的手,讓他從我的肢體語言中體會家人對他的愛。

母親婚後不久,由於長子出生數月就去世加上婆媳關係,大半生都被憂鬱症所擾,幾乎足不出戶,無法作任何家事,甚至未曾出席六個小孩的畢業和結婚典禮。早期有歐巴桑,後來父親從政界轉商生意屢屢失敗,此後他獨自撐起家中所有重擔。

父親最讓我心疼的是,他去世前兩年,在病床上都是孤軍奮鬥,全由外勞照顧。當時我也曾掙扎是否應辭掉工作,回台灣陪伴他度過最後幾年,但礙於小孩還在求學,無法成行。這些年來,夜深人靜,常浮現父親在病床上呻吟無助的表情,我很後悔自己為何未曾緊緊握住父親的手,告訴他我們對他有多感激,感激他對媽媽無怨無悔不離不棄,讓我們六個小孩雖然沒有母親參加婚禮,卻在人前仍能以有一個溫文爾雅,體面高大的父親為傲;感激他在寒冷的冬天為我們準備早餐和便當,父兼母職地撫養我們長大。感激他……

其實我和父親該算是很親近的,他退休後辦綠卡前後,每年都來美國與我住半年。2000年後,礙於搭飛機旅途勞頓,他放棄綠卡不再來美。每次回台探親,都是他陪我到處走。中正紀念堂、101、通化街夜市,處處留下我們的足跡。為何我沒有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握住他的手,告訴他我這一生是多麼受他影響!我愛旅遊,因為他小時候常帶我們旅行;我很陽光,因為他總是那麼樂觀開朗,我不談八卦,因為他總是不道人長短……

所幸父親去世前不久,接受牧師的洗禮,成為神家中的一份子,正如聖經所言「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4節)。但願,我今生後悔未說出的,在將來與父親天上重逢時,還有機會緊緊握住父親的手,親自對他道出我對他的愛和感激!

未曾表白的感謝|謐立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