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格將自己的同性戀傾向當作身上的一根「刺」,將軟弱交託給神。同性戀者和所有人一樣,都在尋找自己的身分認同。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幾十年前,見到幾位同性戀的朋友進到教會,心裡很高興,便祈求上帝來改變他們成為異性戀者,找到合適的對象結婚成立家庭,以為這樣他們就可以脫離同性戀了。然而,漫長的時間過去,今天同性戀更加普遍被接納,而「反同」運動則積極上街對抗。見到社會的撕裂,我單純地認為這是末世,是主耶穌即將審判之前,撒但所做的反撲,我只要繼續保持這樣的觀點就好。

直到今秋讀了《單身的同性戀基督徒(Single, Gay and Christian)》一書,我頓悟到無論過去的觀念是否行得通,人若沒有同理心,只是一味的苛責,是不可能讓罪人(如同性戀者)來到耶穌面前認罪悔改的。我向上帝屈膝認錯,承認祂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祂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是全知全能的主宰,有能力感動同性戀者歸向祂。

作者葛雷格(Gregory Cole)以自身的經歷,感動著讀者。他出身在宣教士的家庭,自幼就認識上帝,也在教會以音樂事奉神。這些令基督徒欣羨的條件,卻無法安撫他內心的自責自恨,因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是同性戀!

痛苦孤寂折磨他,他便詳細地查考《聖經》裡所有有關同性戀的經文。發現上帝責備的是同性戀的「行為」,所多瑪人遭受上帝的審判,是因為同性雜交、以性強暴他人的惡行。對於有同性戀「傾向」、沒有付諸行動的人,上帝卻是沈默的,耶穌也沒有特別講到這樣的人。

與此同時,葛雷格和上帝摔跤,求上帝拿走他的同性戀傾向,改變他成為異性戀。然而,主卻對他說:「我不將你改變成異性戀,因為我要用你。」

許多人因為同性戀者痛苦到要自殘自殺,乾脆接受他們的行為;在基督徒的圈子當中,也有按立同性戀牧師,建立同性戀教會的。又有人以《聖經》「那人獨居不好」、「愛人如己」的誡命,來認可同性婚姻。

葛雷格卻認為這些論點,都是21世紀的西方基督徒對「苦難」的詮釋太過膚淺了,將捨己、背起十字架跟隨主的召命輕易化了。其實,上帝呼召同性戀者來過獨身、聖潔的生活,以基督為最親密的伴侶。他更說,人為了保持聖潔所做的捨己和犧牲,比起主耶穌為救贖人類而上十字架的犧牲,實在微不足道。

逐漸的,他將自己的同性戀傾向,當作身上的一根「刺」。就像主耶穌安慰保羅一樣,要他用身上的刺,來提醒自己要倚靠神,不能倚靠自己,因為主的恩典夠他用,而他在哪裡軟弱,就在那裡剛強了。

他又說,同性戀者和所有的人一樣,都在尋找自己的身分認同。人在沒有嘗到耶穌無條件的愛之前,都會感到失落孤寂,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只有感受到耶穌的愛、接受了上帝兒女身分的人,才找到了自己的身分,心中有真正的安息。

為此,葛雷格勇敢的向好朋友「出櫃」,雖然心裡害怕被排斥,卻出乎他的意料,得到朋友的愛與接納!這樣的愛,給了他力量以上帝喜悅的方式生活,發揮上帝在他身上獨特的性格和天分。他為自己同性戀的苦痛,以十字架來解釋了,也邀請讀者以更寬容、憐憫的心胸,來對待周圍的同性戀者和LGBTQ的族群。說不定在他們當中,也有那麼一個,因為你的接納和無條件的愛,而接受耶穌的救贖。

「出櫃」的基督徒?|清山渡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