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印象派大師德加斯,因為一幅畫的誤會與許多朋友關係決裂,直到老年失明後才坦言自己得罪了朋友。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講到法國印象派大畫家德加斯(Edgar Degas, 1834-1917),本欄已經多次介紹他描述女性和對巴黎少年舞者艱苦受訓的不捨,謝謝讀者熱烈的回應。今期要談的是德加斯的大型粉彩作品——《同遊迪蒲的六個朋友》,以及他們之間誤會、寬恕與和解的人間情話。

《德加斯畫像》導致軒然大波

先論這畫的構圖,在1885年是相當大膽創新的。六個人物分置兩邊,共有五個視角,當時沒有Photoshop(圖像處理電腦軟件),德加斯可能先畫了不同角度的人物素描,再加以拼成。在畫面上,每個人物的姿態顯出性格和心理狀態;畫家行圖,每一筆畫、每一線條,都有不同的方向、重力,使用近似卻多樣的棕色系列色調。成圖之前,再以黑色輪廓線隔開人物,並用白色粉彩隨性掠過中間的分隔面,將兩邊人物做一個統合,帶出空氣透視的朦朧效果。

這畫不容易出現在德加斯的個人作品集裡,因為自1931年羅德島美術館,從紐約收藏家手中買下、永久收藏後,就很少外借,一般能在畫冊上見到的多是黑白印刷。在2006年,羅德島美術館為這張畫出書和舉辦特展,延請四位學者專家,將歷史背景和人物作一番說明。

德加斯有一些性格上的怪僻,是絕對的完美主義者,卻又慷慨熱情、愛朋友、喜贈畫。有幾次他贈畫給朋友之後,又將畫要回來做修改,但因自己畫風變動,不見得能修到自己滿意的程度,索性不歸還了。因此他的一個朋友,知道他要到訪,會先將他的畫鎖在牆上,不想讓德加斯拿回去,而德加斯會切切懇求。

《同遊迪蒲的六個朋友》是德加斯和他的畫家、作家、劇作家朋友,於1885年在白朗戴(Blanche)家族的農莊住宿時畫的。完成後,德加斯將它贈送給白朗戴的母親,謝謝她的接待。二十年後,白朗戴為德加斯畫了一幅油畫像,內中德加斯蒼顏白髮、沈思老成的模樣,德加斯很不喜悅,收下畫之後,切切囑咐白朗戴不可將它公開。沒想到,白朗戴為製作目錄,將自己所有的畫交給一位攝影師拍照,而攝影師將畫洩露給一家雜誌社,雜誌社登出了這畫。德加斯見到,以為白朗戴不信守諾言,怒氣中請人想將油畫歸還,同時要回《同遊迪蒲的六個朋友》的粉彩畫,白朗戴則沒有機會解釋。

《同遊迪蒲的六個朋友》

在這二十年當中,德加斯和畫中的兩位朋友也絕交了,原因是1897年猶太軍官Dreyfus的事件,媒體報導他背叛自己民族,向德軍告密,導致有支持軍官和撻伐軍官的兩派立場出現。德加斯贊成後者,他的兩位朋友(也在畫中)贊成前者,朋友們和德加斯決裂了。後來媒體出來澄清報導有誤,但友誼被傷害、覆水難收。人情緒激動時所說的話,雖然事後感到懊悔,卻已無法彌補。

有趣的是,和德加斯絕交的朋友Ludovic Halevy的小兒子Daniel(出現在右上角、戴草帽的小孩),比德加斯小很多,長大後成為歷史學家,熱情良善。他將歷史還原,把事故當中錯綜複雜的誤會詳實地記錄下來,並且多年來,不斷關心德加斯,經常聯絡。Daniel不計較德加斯對父親的誤會和桀驁難處的性格,反而寬容他,為他寫傳記《Degas Parle(德加斯有話要說)》。

Daniel的母親是新教基督徒,相信她影響了兒子,使他所做的,受到後世景仰。正如《聖經》上的教導:「人有見識就不輕易發怒,寬恕人的過失便是自己的榮耀。」(《箴言》十九章11節)德加斯在年老失明後,也坦言自己得罪了許多朋友。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確實需要「彼此寬恕」的這則良方。如果你此刻有不能寬恕的人,盼望你來尋求上帝的幫助,從心裡體會並接受祂通過兒子耶穌基督在十字架的犧牲而賜給你的完全的饒恕,讓你有能力去真正地寬恕別人。

藝術大師的六個朋友|理泰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