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時華裔美國女飛行員,迫降被誤認是日本人,乾草叉向她衝來,她提起此事,竟讓所有人都捧腹大笑 社会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以貌取人,是全人類的共性,因此天下人間,既沒有不偏待人的人,也沒有不被偏待的人。上帝在《撒母耳記上》就告訴先知撒母耳:「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人間隔閡

近日,讀到多年前一篇傅履仁(John Liu Fugh)訪問記。他的父親曾是美國大使秘書,那大使就是毛澤東《別了,司徒雷登》裡的司徒雷登。讀到他小時候在街上看見俄國人就叫人家「大鼻子」,我也想起自己小時候和母親逛「東四人民市場」,也總遇到「大鼻子」,每次都嚇得躲到母親身後。傅先生認為:其實人都是一樣的,對於不了解的事物總歸有排斥;這種人與人之間的隔閡,都是因為不了解引起的……

1988年,他隨美國陸軍代表團訪華;在上海友誼商店參觀時,長著中國人面孔卻穿著美軍制服的他特別醒目;營業員忍不住問他,「你到底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你怎麼跟他們美國軍人穿的一樣,是不是冒充的?如果我們與美國打仗你站在哪邊?」1995年他赴任麥道公司中國總裁時,再次被員工質問:「你一個中國人,怎麼跑到美國人公司去做總裁?」

不僅中國人如此,世界各國人莫不若此,否則今日美國就不會出現歧視亞裔現象。什麼時候,我們才願意以平等和尊重,去了解與我們不同的人與事?在基督耶穌裡成為一的時候,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

美好的事

去年國殤節時,《紐約時報》刊文紀念二戰中鮮為人知的美軍華裔女飛行員,深被「婦女空軍服務飛行隊(Women Airforce Service Pilots)成員李月英(Hazel Ying Lee)感動。電影紀錄片《短暫的飛行(A Brief Flight, 2002)》就是關於她的生平事跡。

1942年,美國空軍招募女飛行員。兩萬五千人申請,1,830人受訓,1,074人結業,132人被選為駕駛戰鬥機飛行員,李月英是其中之一;她們在惡劣的天氣下航行,夜間在沒有照明的跑道上降落,38人在服役期間殉職,李月英亦是其中之一,年僅32歲。

她的主要職責,是將交付蘇聯的貝爾P-63眼鏡王蛇戰鬥機,從製造廠飛到蒙大拿州的大瀑布城。一天,她在執飛之時,發動機故障,迫降在農田。當她從飛機上下來時,一個農夫手持乾草叉向她衝來——他眼中看見的,是他心裡以為的「日本人」!要知道,日本是敵國,太平洋沿岸各州的日本僑民都因此而被趕入拘留營。

農民一邊追趕她,一邊高喊「日本人降落了,日本人降落了。」李月英最終用流利的英語讓他相信,自己是美國人,是華裔美國女飛行員。那場面,必是生死一線間的,但當晚在食堂吃晚飯時,向隊友說起此事,她竟「讓所有人都捧腹大笑」。能讓他人笑起來,必先自己是開心的。可見,被冤枉甚至惡待,都沒留下陰影;她理解也寬容,而繼續冒著生命危險為國盡忠職守……

有人說,「我們看待事物的方式而不是事物本身如何,决定著一切。」這話有道理。在華裔乃至亞裔遭受歧視之時,願我們也有李月英的胸襟,如同《羅馬書》十二章教訓的那般以善勝惡:不要以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朔方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