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同意「兩個人逃避狗熊追趕,不需要與狗熊賽跑,只要比另一個人快就好」? 社会

4月9日,南加一名70歲西裔女性,只因像華人而遭非裔乘客辱罵毆打,以致臉部腫脹,鼻樑骨折,出現腦震盪……此等仇亞暴力,讓人急中生智,網購平台出現多款「我非中國人」T恤。其實第二次大戰期間,華裔為了不被日裔牽連,也曾如此行。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各地日僑遭受不平等待遇,就連排隊買郵票也會被斥罵「滾到後面去」……為保護華人,中華民國駐舊金山領事館發放身分證及「我是中國人」鈕扣和徽章。在海灘曬日光浴的華人,身邊不忘插上國旗。亞裔商舖窗戶上,貼著不是日本人的標語。勞工在工裝背後寫上「我是中國人,討厭日本人!」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德國漢學家Kimiko Suda(須田貴美子)表示,疫情初起時,德國也有亞裔社團製作「我不是中國人」T恤。「我覺得這種做法不是那麼聰明。調查研究已經證明,疫情中發生的歧視事件和受害者出身沒有關係。對加害者來說,你從哪裡來根本無所謂,只要看你是亞洲人模樣,就對你動口或動手。」施加歧視甚至暴力,為原發之罪的衝動,族裔不過是藉口罷了!

美籍韓裔作家Euny Hong(尤妮‧洪),以《為什麼我不再澄清自己不是中國人》為題指出:遇到種族歧視,無論歧視對象是誰,我們都應該本能地憤怒而不是撇清自己,因為根據種族攻擊任何人都是不對的!她引用了一個古老的笑話:兩個人逃離狗熊追趕時,並不需要跟狗熊賽跑,只要比另外一個人逃得更快就好了。套用在眼前的情況就是:你不需要對付種族主義,只要讓他們去歧視別人就好了。

她說得對。「不想被種族定性是一種生存本能,但往往是不道德的,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容易變得醜陋」;「把心思放在澄清自己不是種族歧視者要歧視的人身上,就等於讓對方下次找個機會準確地歧視我」;所以「如果有人說『你們中國人害死我們』,我在那一刻就是個中國人!」

鐫刻在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上的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的懺悔詩,不也是這般提醒的:

  •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 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針對一個族群的不公正,就是對全人類的不公正,人人都當以慈愛誠實反擊,而非畏懼自保。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芳子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