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石心被主變回了肉心 家庭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35年來,我的心一直堅硬著,如同一塊頑石,終於有一天,我的心被愛柔軟了,變回了一顆肉心,被天父找回,也找回了媽媽。

小時開始的石心  漸漸堅硬

時光退回到我6歲那年,已記不清那是怎樣的一個季節,只記得那天,媽媽將家裡的燈泡從燈頭上擰下來狠狠地摔在地上,破摔的聲音伴隨著嚇得發顫的心,接下來,隨著媽媽摔門而去的腳步,大我兩歲的姐姐哭喊著追了出去,而我就像一個局外人,站在原地呆望著這一切……姐姐追得摔倒了,趴在地上嗚嗚哭,媽媽卻連頭都沒有回地快步離開了,那一刻,我的心裡充滿了對她的厭惡,甚至是恨……也在那一刻,我的心開始變成了石心。

接下來的日子,由於父親身體不好,他就帶著我和姐姐一起住進了爺爺奶奶家。那年他們66歲,憑空地多添了兩個幼小的孩子。由於姐姐長得比較像父親,而且她性格很內向,逆來順受,討長輩們的喜歡,而我因為長得像媽媽,又很有個性,經常有自己的理由,就不得老人的喜歡。讓人欣慰的是,家裡備受尊重的二叔卻偏偏疼愛我,對我的影響也特別大。

父母的離異,在當時那個年代是鄰居茶余飯後的話談,同學間的笑柄。每當同學取笑我和姐姐,姐姐通常是跑到角落裡去哭,我卻會跑上去和同學理論,甚至扭打。那時,我特想保護姐姐,不想她受委屈。久而久之,我的性格變得越來越堅硬。那時,我學習很好,成績數一數二,而在評三好學生的時候,卻因為我經常和同學打架,總是被取消資格,但我不以為然。

那樣看似堅強的我,也有軟弱到堅持不下去的時候。記得那是小學三年級的一個暑假,那天因為不被理解,和奶奶理論,當時奶奶說了特別傷害我的話,我突然萌生了自殺的念頭。那天中午,趁家裡沒人,我拿了父親的安眠藥,大半瓶有30多片,毫不猶豫一口氣全部吞下了,之後就沉沉地睡去了。誰知睡了大概3個多小時,竟然自己醒過來了,沒留下任何的後遺症,只記得鼻子裡有微微的焦糊味兒。

有了這樣的經歷以後,我就再也沒有任何輕生的念頭了。不開心時,我喜歡和姐姐跑去附近的一片小樹林裡,在那裡大自然的美好給我快樂;晚上,就喜歡抬頭數天上的星星,記得有一天,一個意念在裡面告訴我:「離月亮最近、最亮的那顆星是我」,這句話就像是一個盼望,一直陪伴著我,讓我不再感覺孤單和無助。

作者和姐姐

轉眼讀初中了,畢業典禮的那天,媽媽來學校看我,雖然中間她也曾來奶奶家看我們,但我和姐姐都避而不見。那天,當她出現在我面前,我就像見了魔鬼一樣,撒腿就跑。當時學校離二叔的單位相隔三條街,我一口氣跑去,扑進叔叔的懷裡就大哭起來,叔叔安慰了我好久。

若干年後,在一個母親節,我在日記寫下心裡話:「一個偉大的母親,即使丈夫去世了,也會含辛茹苦地撫養自己的孩子,這樣的母親必會被兒女所敬佩。尚且我的父親還活著,只是身體不好,你就對我們不管不顧,我真的不能原諒。」一直以來,當外人問到我的父母,我都會很快地說「我母親已經不在世了」。

我18歲那年,生日當天,父親去世了,我竟然掉不下一滴眼淚。媽媽那天也來了,當她抱著我和姐姐哭的時候,姐姐和她一起哭,我卻狠心地說,「在我和姐姐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我們身邊,現在我們長大了,我們也不需要你」。記得當時,她狠狠地給了我一個耳光,但也沒有打出我的眼淚。

主將石心變肉心  親自恢復

但認識神以後,我卻會經常流淚,那是心不斷被柔軟的淚,好像把之前那麼多年流不出的眼淚都彌補了。

2013年9月份,在一次聚會中,看了一位台灣60多歲老姊妹拍的MV,主題曲就是《這一生最美的祝福》,記得當時我哭得稀裡嘩啦,後來就開始斷斷續續地找教會,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先後找了不下五間聚會場所,都沒有找到委身感。直到2014年9月,終於在一間教會找到了回家的感覺。之後就跟著教會的安排,參加慕道班、學道班,2015年的復活節,報名參加受洗,正式歸入到主耶穌的名下,感謝天父!

當年12月的一個晚上,天父突然感動我,讓我發現自己:「我也是有媽媽的人啊,我為什麼不能認她呢?為什麼要說她不在了呢?」當這些感動在我裡面,我哭得淚如雨下。我卻沒有付諸行動,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2016年1月的一天,探訪組一個姊妹突然跟我說「你要和你媽媽恢復關係。」我心動了,但還是沒有馬上行動。到了3月,天父再次感動我,於是,我就聯係了表姐,讓她幫忙找我媽媽。我沒有讓自己的姐姐找,因為姐姐不但不會去找,還會埋怨我。

作者信主後探訪教會老姊妹
 

到了8月11日,表姐把媽媽的住址、電話都給了我,當時心裡的滋味說不清楚,很複雜、很矛盾、又猶豫。記得我當天鼓起勇氣把電話撥通的時候,對方話筒傳來「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當時竟然很釋然。12日中午,我再次撥通了媽媽的電話,當話筒被拿起,媽媽的聲音在對面響起的時候,我只輕輕地喊了一聲「媽」,就已經泣不成聲了。

媽媽在那一頭先是沉默了一下,也嗚嗚地哭了起來。我們彼此對著話筒足足哭了有半個多小時,我們斷斷續續地邊哭邊聊彼此的近況。在那一刻,突然感覺我和她就像面對面,沒有絲毫的距離感,沒有任何的生疏感,就感覺好親切,好想擁抱她……就在那一刻,天父就將我的石心完全變回了肉心,天父醫治了我,恢復了我。感謝天父!

作者的媽媽

次日清晨,當我還在半夢半醒之間,天父親自對我說,「從今天開始,你再也不是孤兒了,在天上,你有我這位父親;在地上,有你的生身母親。」我在淚流滿面中睜開了眼睛。當我打開臥室的門,來到客廳,天父給了我一幅從沒見過的美麗的景象。

清晨的異象

當天中午,我手機處於鎖屏狀態,但當我後來打開手機點開微信的時候,我看見三分鐘前,我在自己的朋友圈分享了一個「愛」字,只有單單的一個「愛」字,但實際上我並沒有發,因為之前一直和室友在聊天。當我發現時,我當時的感覺竟是「會不會讓別人以為我怪怪的,發了一個單單的愛字」,就毫不猶豫地把它刪掉了,現在想想很後悔,這何嘗不是天父的應許呢?同時也是天父給我的使命呢?

手機上的字雖然刪掉了,但它卻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裡,接受天父的應許和使命,願意用生命去實踐、去見証祂的愛,哈利路亞!

真正饒恕要過程  不斷操練

媽媽1995年就信主了,她信主之後就一直在為我和姐姐,還有其他的親人禱告。媽媽跟天父的關係很好,很有傳福音的恩賜。然而,最近在學習一個心靈創傷與關懷的課程時,領悟到「從原諒到和好,只是一個開始,真正的饒恕體現在和好後的關係中,是否能夠完全的接納對方,包括接納對方在罪性中的丑陋。」

這樣說,是因為在與媽媽和好後,記得一次在與她聊天時提到了爺爺和奶奶,結果媽媽滿腹的抱怨,說了爺爺奶奶很多難聽的話,我當時就不高興了,也反駁了她,甚至又有些厭惡她,記得那次是我主動挂掉了電話。但在這過程中,聖靈卻提醒我「我有沒有真正地饒恕媽媽?」

接下來的日子裡,天父操練我,每次和媽媽聊天,當她與我聊信仰,卻不完全符合真理,並說話瑣碎時,我從原來的不耐煩變成能慢慢地接受了,並能用一顆柔軟的心去愛她,我知道,這是天父的恩典,是聖靈的能力。

今天,若你也曾有與我相似的經歷,我為你禱告,求主耶穌幫助你看到天父上帝所做的,明白祂在你生命中的計劃和旨意,祂愛你並在乎你,祂就在你的生命中,來,與祂相遇!

在喜樂和盼望中的作者
 
35年石心被主變回了肉心傅海英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