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 | 亦師亦友的馮天明牧師 芝城園地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馮天明牧師 (1936-2021) 於1月14日安息主懷

用一篇簡文寫一位我認識了44年的牧師,這實在是一個大挑戰!我想用三個詞來歸納描述馮天明牧師——我的牧師、我的老師、我的朋友。

我曾聽過馮牧師的講道過千次。他的習慣是準時開始、準時結束,講道都有一種模式,就是先有趣味的引言(他說這是主菜前的頭枱),然後是講道信息,都帶有《聖經》裡令人興奮的故事例子,還有生活應用的結論。其實大學教育學院的教學法,馮牧師已經具備有餘。再者,當我每次聽馮牧師的電話留言時,他幾乎無例外地說:「今天是星期五,時間是上午10:15……」馮牧師,你給我的榜樣就是對事有組識、有規律,非常尊重時間。

很多時候,當我在《聖經》問題上電話求助時,馮牧定會給我一個快而準的答案,無論答案是從他的頭腦或身邊的《聖經》而來,而馮師母在這方面亦是如此。馮牧師,您是一位《聖經》學者、你甚至比谷歌搜索還要有效和豐富。馮牧師,感謝您分享豐富的屬靈知識和生活經驗。

更令我難忘的是,當牧師在大芝加哥區教會做客座講員時,他無私地與我分享他的講壇,鼓勵我做他講道前的介紹和參與部分。從這個不尋常的開始,他不單是我的老師,我也成了他實習的學徒。馮牧師,感謝你對我無私的分享和教導。

當我想找人交談,但不知道可以和誰談話,或者不知談些什麼話題的時候,我一定會打電話給馮牧師,有時只不過談一些瑣碎的個人事情。我的經驗是,除了午睡時間、晚餐時間或深夜時間,我隨時都可以與馮牧師交談。有時,在電話交談接近尾聲時,我們會通過祈禱互相扶持。馮牧師,你是我電話上的知心朋友。

最後,我想分享一個比較尖銳的個人問題,馮牧師多年前曾向我提出這個問題:「你對去天堂的信心程度如何?」用這個問題,他加強了我對救恩的了解。親愛的讀者們,允許我問你同樣的問題。我深信溤牧師也會歡喜我問各位親愛讀者這個問題的,因為這是你和我離開世界前一定要處理的事情。馮牧師,我們後會一定有期,再見!

 

      一點懷念

作者:董美琴

CHI 2103 03 Wong 1

我和馮天明牧師一次機會交談退休生活時,他說,若神仍然用的地方,我必會參與的。我笑問,投稿《號角》如何?嘩!爬格子!可以試試,文字工作很有意義。

自此,我就不定期地收到他的稿件,刊載於《號角月報》芝加哥版。牧者的稿,落實,又有屬靈教導,無論已信或未信的讀者都非常得幫助。

他以「天名」為筆名,最近伍大可弟兄竟然找到了一篇十年前馮牧師的作品,我真的很感激牧師多年的參與。

如今主接馮牧師返天家,但他的文章、教導,仍會留在人們心中。

謝謝您,馮牧師!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