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 德州园地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哀痛 抱怨

2016年1月,我和先生利用假期來奧斯汀看房子,計劃退休後搬到離兒女近一點的地方居住。

同年2月,先生被診斷罹患癌症,不到三個月就被上帝接回天家。11月在書店看到《上帝值夜班》」這本書,封面寫著「永活的上帝既不打盹、也不睡覺,祂的眼目時刻看顧你」。這是一本激勵人心的書,在人生低谷時,你可以信靠上帝,因為祂了解你的需要。可是當時我卻是以充滿哀痛、抱怨及淚水的心情把它看完的。默劇笑匠卓別林曾在表演中把同樣的笑話講三次,到了第三次全場幾乎沒有人發出笑聲;反之,哭泣也是一樣。於是我逐漸把悲傷收藏起來,就像蠶將自己層層包裹成繭,以愉悅(不是喜樂)的心情面對擺在我前面的道路,因此教會弟兄姊妹、朋友、同事甚至於我兒女都覺得我很堅強,很會充分安排自己的生活;然而實際上我內心深處的哀痛、苦毒及抱怨逐漸吞噬我與上帝的關係。

遠離上帝

因為哀痛,最初我婉拒教主日學的服事,接著把所有服事都停下來了,用自己的方法療傷。經過一段時間,我想可以藉由教主日學來與上帝親近,然而上完課就覺得自己好像雙面人,課堂上傳講上帝的仁慈、憐憫及愛,可是獨自回到空盪盪的家時,滿心苦與痛再生,因那時內心依然被哀痛佔據。當我看到《撒母耳記上》三章1節:「當那些日子,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深感我的光景就像《聖經》人物以利一樣離上帝越來越遠,於是又辭去教主日學的服事。雖然還去教會,可是與上帝的關係就漸行漸遠,讀經、禱告和靈修也從日常生活中挪去了。

浪子回頭

2019年去蘇俄自由行時,我在聖彼得堡冬宮拍攝了一幅《浪子回頭》油畫,當時心情就像浪子全身衣衫襤褸、破舊不堪的鞋都見底了,然而這位慈父以溫柔的雙手(右手纖細象徵慈母,左手剛硬象徵嚴父)撫摸他失而復得的兒子。我深思還要在外流浪嗎?可是回到現實生活中,我卻依然故我。

多年前我曾問上帝:「離開休士頓?還是繼續住在休士頓?」2020年3月短短的一個星期內,上帝給我三個印證,於是我就開始賣房及辭去工作。休士頓的房地產市場不是很景氣,而且又有COVID-19疫情,要順利賣房不容易,更何況我仍然住在裡面,也擔心來看房子的人會不會攜帶病毒而傳染給我。然而我相信:我不能,但上帝能。於是我就以需要上帝幫忙的心(而不是悔改的心),重新回到上帝面前。5月14日上市(Market),三個月不到就有買主,整個過程充滿上帝的恩典、帶領及預備。

有一天,我心裡揚起《主,我相信》這首詩歌,最後一段歌詞:「我裡面的聖靈,大過世上的一切,誰能使我與主愛隔絕。
主我相信,主我相信,相信你的愛,你的應許。」


在外流浪快五年了,今天我以一顆感恩的心來到上帝面前,求祂洗盡我的抱怨及赦免我的悖逆,讓我在奧斯汀華人基督教會這個屬上帝的大家庭,與弟兄姊妹在愛裡一同成長,把上帝的道傳遞出去。我知道上帝的應許:「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啓示錄》廿一章4節)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