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庇申請越發困難 生活资讯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最近川普政府頒佈的最新政庇申請規則,將在1月11日生效,這距離他卸任總統僅僅九天。人們普遍認為,這是川普趕在離任前,頒佈「政庇死亡」的惡作劇。

事實上,這項法規於2020年6月提出,如果得到實施,形同終止美國的避難保護,意味著逃避迫害的人將很少能夠在美國獲得庇護。自1980年以來,基於種族、宗教、國籍、政治見解和特定社會群體的成員身分,逃離本國迫害的人們可以獲得庇護(源自《聯合國難民公約》)。由於美國對這種人道主義保護的承諾,任何人無論其抵達或進入美國的方式,總有一條途徑可以申請庇護,但在針對尋求庇護者和其他移民的種族主義情緒引導下,川普政府已使用一切可能的工具阻止任何人獲得庇護,並以多種方式阻止尋求庇護者進入美國。這包括:

迫使尋求庇護者在墨西哥生活長達數月之久,然後將他們送往危地馬拉,不需聽證。在COVID-19大流行之後,尋求庇護者被立即以公共衛生緣由驅逐出境。

發佈聯邦總檢察長決定,阻止某些群體(特別是逃離基於性別、幫派或家庭暴力的人)獲得庇護, 以各種理由拒絕其庇護申請,並發佈旨在使庇護成為不可能的法規。

此外,一些更具破壞性的規定還包括:

  • 在邊境通過「可信的恐懼(Credible Fear)」檢查過程,使入境變得更加困難。
  • 在邊境通過「可信的恐懼(Credible Fear)」檢查過程,使入境變得更加困難。
  • 讓移民法官在沒有聽證的情況下拒絕庇護。
  • 嚴格縮小關鍵術語的定義,例如:政治觀點、迫害、特定社會群體等。
  • 禁止向前往美國途中通過多個國家/地區的人提供庇護。
  • 限制尋求庇護者可能提出的證據類型。
  • 讓移民法官將更多的庇護申請案輕描淡寫,這對尋求其他移民保護的人造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
  • 基於對酷刑的恐懼,限制獲得保護的資格。

該法規在庇護法律和程序的幾乎每個方面都強加了新的障礙,其指導性假設是尋求庇護者為騙子。儘管有大量公眾反對該法規提案,發表了超過80,000條評論,但政府仍以驚人的速度推動制定了該法規,其執行將為尋求庇護者帶來巨大痛苦。有分析指出,川普政府早有預謀,要大大限制申請政庇, 例如:

有計劃地驅逐邊境兒童;

疫情期間,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驅逐邊界上20萬名移民和尋求庇護者;

2020年10月的新規則增加了庇護資格的無數新標準;

2020年9月嚴格限制尋求庇護者的正當程序, 禁止在首次移民法庭聆訊後兩週內未提出庇護申請之人尋求庇護。對於許多沒有律師、被拘留、遭受創傷且無法獲得所需證據的尋求庇護者來說,如此迅速地完成艱苦和仔細的庇護申請將是不可能的。

2020年8月美國移民局(USCIS)發佈新規定,將把被收容者及其配偶和子女直接送回驅逐程序。即使被收容者是永久居民也不會倖免,因為他們在獲得綠卡後的五年內可能會被剝奪身分。

EOIR發佈一項擬議法規,對上訴程序進行重大修改。極大地破壞尋求庇護者獲得對驅逐令進行上訴審查的機會,對那些無力負擔律師費的人造成特別傷害。

這些分析大多指向從邊界入境申請政庇的限制, 對華人影響不嚴重。川普政府全力打擊與中共有關係的人和事, 對華人申請政庇反而有利,但申請人也須謹記,不要存僥倖心態,畢竟成功與否還是靠舉證和事實,缺乏有效證明的申請最終會功虧一匱。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