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克安牧師在中國牧養上帝的羊70年:「我的生命是要獻給中國人的」 中大西洋姿彩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那夜的雨也沒能留住妳,山谷的風它陪著我哭泣,妳的駝鈴聲彷彿還在我耳邊響起,告訴我妳曾來過這裡......

朋友轉發的視頻裡,一個街頭賣唱的男人眉目低鎖,半曲著身,情辭迫切地對著一對吃著路邊美食的男女獻唱。沒多久,那位低頭微微羞赧的女客開始悄然落淚,她試圖不引起注意,幾次輕輕地拭去她的淚珠。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這首歌,歌詞如泣如訴,歌者聲嘶力竭,讓我這個很少聽流行歌曲的也不覺動容了。

編出的淒美

杭克安牧師與妻子珍妮,和年幼的兩個孩子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愛情故事?可可托海是什麼美麗的地方?在我心裡有很多問號。好奇的我迅速上網翻查。原來可可托海是一個新疆小鎮。故事確實是一個美麗得不能再美,說到一個逐草場而居的善良牧羊人,遇見一個用駱駝駝著蜂箱,追逐花開花落的養蜂女。他們在漂泊的原野中相愛了,牧羊人經常送一些羊奶給這女人,也經常在氈房外發現養蜂女貼心送來的蜂蜜。但在一個雨夜,養蜂女走了,原來她有兩個小孩,為了不忍心拖累這個善良的牧羊人,她選擇悄悄地離去,留下男人在枯黃的草場上痴心地等待。當她聽說牧場的草都黃了,牧羊人還不離開,還在等她回去時,她哭了。她託人帶來了消息,告訴牧羊人她嫁人了!

杭克安牧師與妻子

看完故事,我不禁唏噓,再鍥而不捨地查查這愛情故事的來源,發現是虛構的。我頓時傻眼了,所有澎湃在心中的感動,都是因着一則虛構的故事。世上有多少人對愛情有夢想?可見真愛難尋。若真有這個痴心的牧羊人,他能等養蜂女多久呢?無論他等了多久,都足以讓聽眾潸然淚下。

現實世界也美麗

我想到一位牧養人靈魂的牧人,他牧養上帝的「羊」有70年之久。他是1993年姊姊教會的牧師,到機場接我和先生、孩子,因為姊姊病了。他親切藹地介紹了他姓杭,杭州的杭,叫克安。我還來不及怎麼寒暄,他忽然拿出身上的皮夾子,秀給我們一張美麗的白人女子的照片。他很慎重其事地跟我們介紹那是他的妻子,但是她已經過世了。他說他的妻子過世時,他們正在台灣宣教,當時他極其悲痛無力,不得不回到美國,八個月以後,上帝撫慰了他的心,他才又回到服事的工場上。

杭克安牧師全家福

後來在車上我問他妻子過世多久了?才知道已經十年了。他的妻子珍妮在1983年過世,享年65歲,當時杭牧師67歲。聽完說明,我不覺對這個長者升起敬意,一個男人會對素不謀面的陌生夫婦如話家常般地介紹過世已十年的妻子,可見妻子常在他心中。

後來我才知道杭師母是個身高只有四英尺的小女子,兩歲時不慎跌倒傷了脊椎骨,又感染上骨結核,必需在腰、肩之間做個支架;醫生每年都要截下一片腿骨來延長這個支撐,一直到她12歲。她是個非常熱心的基督徒,牧師認識她之後就非常喜樂。

杭牧師說師母的背受過傷,身體不太強壯,但是有一次,看到一個孩子跌倒了,就奮不顧身地趕去幫忙。他喜歡一個有愛心、靈性好的女孩。1943年的春天,他們結婚了,新婚的他們沒有沈醉在兩人世界裡,經常為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受害者禱告。

當杭牧師聽說中國有四億人,基督徒卻很少時,他就對中國宣教很有負擔。當妻子有孕在身時,杭牧師問她說:「珍妮,如果神呼召我們去國外宣教,妳覺得怎樣?」沒想到妻子回答說:「太好了,我17歲時就答應將生命交給主,到國外宣教。我一直禱告求神也給你這個感動。」

亞洲宣教路

1946年她們帶著長子大衛到中國,花了兩年,苦苦學了一口蘇州話,女兒嘉玲也在中國出生,不料後來中國內戰緊張,差會只得要求他們轉到菲律賓。1952年他們被差派到台灣宣教,除了牧會,也在神學院授課。

杭牧師非常呵護杭師母,經常幫她開車門,扶她下車。他們那種夫婦的相愛,彼此的尊重,給神學院學生和教友們留下了一個基督化家庭的美好見證。 1982年杭師母病痛加重,回美國檢查後,才發現除了骨結核外,又罹患胰腺癌,醫院連續三個月給她做了25次放射線治療,因體弱難撐,她便停止治療,回到台灣,繼續服事孤兒院和殘障孩子們,大家都不知道師母病重,因為她沒有分享。

1983年,杭師母因肺積水住院,彌留之際,杭牧師正在主持神學院畢業典禮,師母一直等到杭牧師趕到醫院,握住她的手,才平靜地離去。她最後一次在台上對弟兄姊妹勉勵的話是:「當趁白日,趕緊做工。」

一個多月後,杭牧師傷心地帶著師母的骨灰和她生前的座椅,返回美國。上帝醫治了他的心以後,他便在堪薩斯城協助建立華人教會,繼續服事當地的華人,直到他2016年離世。姊姊開刀時,他經常去探望,讓獨在異鄉的姊姊感受到父愛的溫暖。

等候永恆裡重逢

我以為像杭牧師這樣高大帥氣、善良誠摯的好男人,一定不難找到一個女人陪伴他的後半生。然而杭牧師活到100歲,終身未再娶。

我無法想像一個失去愛侶的男人如何獨身走過33年的歲月。誰在夜幕落下時,陪伴他踽踽獨行的身影?誰在心思放空時,和他一起追逐山嵐海霞?誰為他趕走那不請自來的思念?誰為他解開那柴米油鹽的煩瑣?他的愛情似乎埋在無聲流逝的日升月落裡,乏人知曉。網上有介紹他的視頻,有他和杭師母的幸福全家照,但這個視頻只有三百人點閱,不像《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即使油管在中國不通,還有8百多萬人點閱,原來都靠網紅的設計與包裝。一首美麗的情歌,沒有真實的愛情故事,卻打動了許多人。反觀杭牧師真情的一生,沒有掌聲,沒有迴響,他勇敢地走過,執著地守住,見證了「此情長留心間」。

原來人間有真情,真愛無聲,真情無語。

牧羊人一生的愛情|天霓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