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創作歌手徐偉賢(Peco),依靠上帝,摘下《醜怪》面具,融入祂的美麗 见证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香港創作歌手徐偉賢(Peco)。他曾為不少歌手作曲及填詞,作品多不勝數,如陳奕迅的《歲月如歌》、楊千嬅的《超齡》、鄭秀文的《每天愛你少一些》、謝安琪的《活著》、《雨過天陰》、李璧琦的《記憶的碎片》......而最新的作品是為彭家麗創作的《醜怪》。這首作品是他在2020年疫情下的心情日記:「就算好變壞,一世做個醜怪......其實註定有安排......盡快盡快變得真正強大......」此刻,他希望靠著上帝,摘下醜怪的面具,融入祂的美麗。

自覺醜怪不想見人

疫情前,Peco忙於音樂創作、音樂劇排練和準備其他演出。當疫情進入第四波的時候,他所有的演出計劃都被迫暫停。Peco坦言:「當時感到十分無奈和失落,個人的存在價值感彷彿因此而被動搖,覺得自己很『醜怪』,不想見人。疫情嚴峻期間,眼見不少商舖結業,很多人失業,甚至市面上出現搶購糧食的情況,新聞報道的都是一些負面消息......那一刻,感到香港十分陌生,心中有種不平安的感覺,很是難過。」難怪在《醜怪》出現了「每天咬緊的去捱,承受無盡的挫敗。」這兩句歌詞。

彭佳慧(左)與徐偉賢(右)合作,新歌《醜怪》

在收入減少的情況下,Peco不諱言也有擔心將來。不過,他坦承這不是第一次遇上經濟困境,而每次都得到上帝的幫助,得以渡過難關。只是,今次的經歷較為深刻,因為不是他自己一個人去面對這經歷,而是整個社會,甚至全世界都要面對由疫情引發出來的種種問題。「那些美景不再來,其實無甚麼意外。」不單是Peco的無奈,也是許多人的慨嘆,更是無法改變的殘酷現實。幸好在他的生命裡,有一位掌管萬有的上帝,因此,他能透過歌詞把一幅充滿盼望的圖畫展示在大家眼前:「再踏上我的舞台,期待這日變得精彩。」秘訣在於「繼續虔誠,仍奉信將來。」Peco相信今天,也可以靠祂跨越這些困難。

得力在乎平靜安穩

「那段日子,我靠著禱告,讓自己內心得以平靜。在禱告中想起《聖經》的話--天空的飛鳥,天父尚且養活牠們,何況比雀鳥貴重得多的我們呢?提醒我天父時刻的看顧。除了從信仰幫助自己支取力量外,作為一個音樂人,當時唯一可以在生活上得到滿足感的,莫過於創作歌曲;疫情下留在家中的日子,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創作歌曲。《醜怪》這首歌,正是疫情下的作品,創作這首歌,感覺就像寫日記一樣,把自己每天的心情記錄下來。過程中,有一節經文浮現腦海,給我很大的提醒——『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以賽亞書三十章15節) 在疫情期間,我實在是無能為力,透過安靜祈禱,才可以重新得力。」

彭家麗(Angela)很喜歡Peco這首新作,結果《醜怪》便成了她加入新公司後第一首主打作品。今年二月初正式派台宣傳,當時香港正爆發第五波疫情;Peco和Angela萬萬沒想到,竟可以在最適切的時間,和港人分享這碗心靈雞湯,Peco希望《醜怪》一曲能使人重新振作,卸下重擔,繼續勇敢向前。

困境中得安慰力量

Peco刻意把富有音樂劇風格的色彩放進《醜怪》裡面——澎湃的鼓聲、弦樂與優雅延綿的鋼琴聲,形成強烈的對比;加上彭家麗有如音樂劇演員般,透過歌詞去演繹她的角色和對白,表述自己內心層次分明的感受,猶如帶著聽眾經歷一趟內心的旅程。Peco說:「沒期望過這首歌可以『爆紅』,但最盼望每一個人聽後,能吸收到歌曲背後的鼓勵,產生共鳴,在困境中得到安慰和力量。」

《醜怪》的作曲、填詞、編曲和監製都由Peco一手包辦,出來效果之佳,贏得一致好評。「感謝Angela對我的信任,把這首歌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過往我比較多偏重作曲和填詞部分,但在疫情下反而多了時間去鑽研編曲部分,當中的確學習了不少,甚是難得。」談到參與音樂監製的崗位時,Peco直言這個工作很不簡單,涉獵的範圍甚廣,除了要幫助歌手把歌曲表達得最好之外,還要處理編曲部分,後期混音,甚至財務支出的控制等多個層面。說實在,還要不斷學習和磨練從而獲更多經驗。

過去Peco也曾為電影《等一個擁抱》,創作電影主題曲《原來•未忘》(龔柯允主唱)和片尾曲《記憶的碎片》(李璧琦主唱),並擔任此電影原聲大碟的音樂監製。Peco感恩地說:「和一群有著同一信仰,同一使命的歌手演員進行錄音,在溝通上多了一份莫名的信任和默契。每當參與一些與基督信仰有關的項目時,都有一種『回家』的自在感。」

放心機時間在詩歌

Peco先後擔任一些大型音樂劇如《馬丁•路德》及《今年初雪,把失戀完結》等的音樂總監和曲詞創作工作。他指出:「音樂劇的歌曲創作,歌詞就是對白,口語化的歌詞都可以出現在歌曲裡面,文字運用的選擇和自由度相對比流行曲多;而困難之處則是,要清晰捕捉到劇中人物的心路歷程和情緒變化,並準確地透過歌詞和音樂呈現,讓觀眾完全感受得到整個進程,是十分富挑戰性的。」

很喜歡Peco演繹的《詩篇23篇》,他在前奏部分以鋼琴彈奏出一段極其急速,有如「十面埋伏」般緊湊壓迫感的琴音,以其描述作者大衛,當時被掃羅王追殺,身陷窘境時向神作出呼求的情景;隨後音樂轉慢,彷如進入了另一種心境——因著「耶和華是我的牧者」而有的平安穩妥,全曲處理得十分精彩,令人百聽不厭。Peco在十年前推出了一張以《詩篇》為名的唱片,選取了大衛《詩篇》當中的十篇, 以和合本的版本為歌詞,譜上自己創作的旋律,成為很多基督徒靈修時愛唱的詩歌。Peco說:「作為音樂創作人,若是神仍然使用我的話,期望可以多擺放心機和時間在基督教詩歌方面。」對信徒而言,這真是個好消息。

倘若疫情過去,除了演出外,Peco希望可以在工作和生活中取得平衡,多接近大自然,欣賞造物主的創造,摘下醜怪的面具,融入祂的美麗。

徐偉賢:從醜怪到美麗|夏蓮娜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