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對猶太種族滅絕及放法西斯人民的屠殺,都因她正當化——罪惡,在自己身上都不是罪;痛苦,在別人身上都不是痛?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看完紀實電影《美國叛徒:軸心莎莉的審判(American Traitor: The Trial of Axis Sally)》,腦海中不停出現的,竟是「認識你自己」——公元三世紀時,羅馬作家第歐根尼,在其編纂的《哲人言行錄》中記載,古希臘七賢之一的泰勒斯(Thalēs),在被問及「何事最難為」時,所給出的答案就是這句流傳至今的名言——認識你自己。

在利益面前‧我們會放棄道德

Mildred Gillars

故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女主角吉拉爾(Mildred Elizabeth Gillars)出生在緬因州,大學時讀戲劇藝術專業,但沒畢業即奔波打工,希望在戲劇界找到機會,卻一無所獲。隨後前往歐洲,以教授英語為業;二戰爆發前,已在德國生活了五年。

1941年,當美國國務院呼籲公民離開德國和德佔區時,她選擇留下——她已得到德國國家廣播公司美國區播音員工作,也因此而成為第三帝國宣傳部長戈培爾所創辦的心理戰之馬前卒,用英語展開瓦解美國民心與美軍戰鬥意志的宣傳,人稱「軸心莎莉」。

對於一個向來自知不是最漂亮也不是最優秀的人來說,她人生路上的每一項進展都得來不易,要比別人更加努力;而對於一個醉心於戲劇藝術的人來說,又有什麼比找到施展抱負的舞台更令人欣喜若狂——電台的美國區負責人所描繪的未來,正是她夢寐以求的:戰爭結束後,你登上報紙,百老匯為你閃耀;你將成為佳話;你就是明星。

在人的一生中,同一個時間永遠不會再來,所以就算明知這是深淵,又有多少人能戰勝誘惑,而不像吉拉爾那般一腳踏上去,成為面臨叛國罪指控的「軸心莎莉」?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曾說:普天之下,善於利用時機者,始能得利。

值得思考的是,這個所得之「利」,會使別人過得更好一些還是過得更糟一些?絕大多數的事實顯明,結果是後者而不是前者。有觀眾彈幕:如果德國是戰勝國,那她就是央視一姐啦!的確,現實只以成敗論英雄,有關是與非的道德才會被當作路障而棄置不顧。

吉拉爾如此,我們亦如此。

在情感面前‧我們會放棄良知

每個人都渴望情感慰藉,尤其吉拉爾。她的生父酗酒家暴,她的繼父則常年強暴。「我是倖存者,被迫在那樣的年紀和環境中成長。一輩子被男人玩弄,但麥克斯(Max Oscar Otto Koischwitz)鼓勵我勇敢面對......」

Max Oscar Otto Koischwitz

麥克斯生於德國,1924年移民美國,1935年歸化入籍。1939年在紐約市亨特學院教授德語文學時,因加入反猶太主義材料而被停職。其後,辭職返回德國,負責策劃納粹對美國的廣播宣傳。1943年,被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大陪審團以叛國罪缺席起訴。1944年8月31日,死於肺結核和心力衰竭。

如果吉拉爾尚存良知,也都因這個帶她進入國家廣播公司的男人而煙消雲散了。在她眼中,麥克斯是聰明貼心的騎士,給她信任與愛護;在她心中,他是她唯一愛過的人,也是唯一愛她的人,故當「別人說他是可怕的人」,她會心碎——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與對反法西斯人民的屠殺,都因麥克斯投身其中而被吉拉爾正當化了。他們合作默契,他編寫和製作宣傳草圖,而她領銜主演。即使在審判庭上,她依然表示:如果沒有他出現在自己的生命裡,她不會活著,也不會奮鬥至今;她願意再來一遍,愛他,全心全意......

罪惡,在自己身上都不是罪;痛苦,在別人身上都不是痛,因而形形色色的個人主義也都戴上了合情合理的桂冠:心理利己主義,人只會出於自身利益行事;理性利己主義,以個人利益為出發點是理性的;倫理利己主義,只要後果使行動者受益便可被認為是道德的。

吉拉爾如此,我們亦如此。

對於泰勒斯的回答,19世紀哲學家尼采力圖揭示根由——離每個人最遠的就是他自己。但是,為什麼?《聖經》啟示透徹人心:人本是上帝照著祂的形像所造,但在撒旦誘惑下犯了罪、虧缺了祂的榮耀,以致心中充滿自私的情慾與邪蕩的敗壞、連自己都不敢細看更不敢承認;唯有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願以祂自己道成肉身,救我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

人性與人生|朔方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