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出生時腦部大面積受損,注定一輩子臥床 | 在世人認為的苦難與絕望中,張師韻選擇感恩上帝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2015年的4月,以諾出生,因為生產時缺氧過久,造成腦部大面積嚴重受損,醫生說若救得回來,也只能一輩子臥床,行動、認知、學習能力都將喪失。最後他活下來了,上帝沒有帶走他。剛開始我非常痛苦和自責,很心疼孩子,因為他連基本的吞嚥都沒辦法。因此,翻身、拍背、抽痰、管灌,是我每天的例行公事。只要遇上一般的感冒,他就得直接送去醫院的加護病房。

有一段時間我不斷地問上帝為什麼?是不是我哪裡得罪了你,你要如此懲罰我?我知道你有能力,為什麼你不醫治他呢?直到有一天我讀到《詩篇》一三九篇16-18節,我將以諾的名字擺進去,讀出來是:以諾未成形的體質你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以諾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

原來上帝都知道!慢慢地,我接受這個事實。與其說「接受」,不如說是「順服」。於是我跟上帝禱告說,「上帝啊,既然你允許這事臨到我,求你賜我夠用的恩典和力量,讓我知道如何照顧以諾。」感謝主,這一路走來,若沒有上帝,我根本沒有辦法。

記得有一次以諾得了流感,住進加護病房,看到他虛弱地躺在病床上,瓶子裡除了有抽出的痰液,還有許多血。我能夠體會醫護人員的辛苦,要把痰抽乾淨,有時候力道拿捏不好,就容易流血。每每看到這個畫面,我的心都好痛,我只能傷心地流淚,卻不能為孩子做什麼。後來我跟上帝禱告說,「可不可以不要再讓我為這孩子心痛流淚,求你幫助我。」

上帝讓我想到耶穌流出的寶血,祂為全人類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原本要因罪承受永死結局的我們,上帝的兒子耶穌卻為我們犧牲,因祂的寶血,罪得赦免,綑綁中得釋放,受傷的心靈得醫治。耶穌的寶血大有功效,祂所付上的代價是極大的痛苦。我這一點點的苦,實在算不得什麼。

之後,以諾偶而還是得住進醫院,很奇妙的,我的心不再痛,雖然還是會不捨得,但漸漸地我很少再為孩子掉眼淚,更多的是感恩。

從孩子身上,我特別深刻體驗到,沒有什麼是應得的,連能用嘴巴吃東西,我都要感恩!在世人眼中,我們的苦難讓人絕望,但是一路走來,我更渴慕上帝祂自己,更加地倚靠祂,知道離了祂我什麼都不能做,上帝是我唯一的依靠和盼望。感謝主,將一切的榮耀歸給祂。

上帝看為是好的|張師韻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