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到醫院醫病,多以醫生為唯一幫助者,其中,社工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專題:美善家園美利堅 社会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病人來到醫院醫病,多以醫生為唯一幫助者,但其實服務病人的是一個團隊!其中,社工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病人床邊 我們什麼都做

服務病患的社工伍先生舉例:若病人是急病或意外入院,不能預先安排或無力照顧同住家人——未成年兒童、不能自理的長者,甚至寵物,社工就要為其做出安排,以避免造成疏忽的過失。

若找不到病人的親戚朋友幫忙,又沒有其他人可以援手,社工就要聯繫兒童服務局(Administration for Children's Services, ACS),以安排未成年兒童的寄養;報告成人防護服務(Adult Protective Services, APS),以安置老人到療養院;至於找不到人照顧的寵物,也要為牠尋找動物收容所。

危機干預 及時處理異常

社工在工作中發現病患被虐或疏忽照顧,甚至可能危及生命,無論是配偶還是孩童或長者,都需要了解和記錄情況並協助報警。社工也要為病人提供相關諮詢,並告知報警和申請保護令的權利與程序,為其制定保障人身安全計劃,或報告給相關機構安排暫住庇護所或其他安全之處。即使病人出院了,也需與醫院處理家暴的部門合作,繼續跟進輔導及情感支持。

當社工懷疑病患被虐或疏忽照顧時也要報告。比如:失智病患家人怕他們走失而將其綁在床上、怕他們丟錢而不給他們自己的錢、言語侮辱、身體受傷等。若病人清醒,則由其決定是否報警;若病人不清醒,社工就要報告給成人防護服務調查。懷疑兒童有危險時,社工需報告兒童保護局派人調查核實。

排憂解難 保障患者權利

曾有一位癡呆症長者,擁有數百萬美元,律師卻非法將自己立為受益人。社工知道後,幫其找親人;不料外州的親人來了,又拿走兩百萬。於是社工報告給成人防護服務社工跟進,上法庭、尋找合法監護人。即使程序複雜,又要付$7,000至$8,000,但為了保障病人權利,找到合法監護人,醫院與社工在所不辭。

治療費用的數目龐大,其壓力將會打擊病人的康復意志,增加無法預知的問題,故社工會盡可能幫助病人應對。即使病人沒有保險或醫療費超過經濟能力也不用過度擔心,社工會轉介到醫院財務部,幫忙申請聯邦醫療補助或緊急聯邦醫療補助(Emergency Medicaid)。

社工也為有需要的病人申請福利,如傷殘福利、生活補助金、糧食券、失業金、工傷賠償等。有一位建築工人,工作時從四樓跌下,傷及脊椎而癱瘓,不能工作,社工便會幫他申請工傷保險,讓他有收入,生活得以保障。

制定預案 助回安全之所

當醫生決定病人在醫療上符合出院條件後,還需考慮社工的評估,以保證病人出院後得到所需的醫療及心理服務。例如:做了膝關節置換手術的病人,尚不能獨立行走,家人也不能24小時護理;病人回家後,還有購物、煮食、如廁、洗澡等非醫療的需要……這些就是社工評估的內容之一。出院計劃要考慮是將病人送康復中心,還是安排護士、物理治療師和護理到病人家服務。

若病人家居情況安全,社工按情況需要,為病人申請護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等上門跟進。若保險公司未批,社工會為病人上訴,前提是病人醫療上必需的。若病人有需要,社工也會向保險公司為病患申請所需的康復器材和輔助用品,如輪椅、洗澡用椅子、助行器等。保險公司也可能租給病人使用,甚至醫院會送給病人,因為在醫院多住一天的費用可以買很多器材了。

若病人回家不夠安全,則要安排到康復中心/療養院。

傾聽溝通 達成最優療效

社工了解病人及家屬面對的壓力,並整合資源為其解決難題,才能爭取病人及其家人的配合;同時收集分析病人資料,幫助醫生專家明白病人及其家庭的需要,探索研究出最切合病人情況的治療方案,使病人盡快安全地回歸社區。

曾有一位病人從高處跳下。他曾住過不同的醫院,但都未能幫到他。此時社工就需提供情感支持和輔導,並聯絡精神科和心理科協同治療。可見社工的關懷是多麼重要的一環!他們要如親人般地與病人溝通,解釋難懂的醫學用語,耐心聽他們訴苦,適時給予鼓勵安撫。

醫務社工所提供的服務,不僅包括給病患及其家屬的輔導,還包括病患住院和出院後的安排,從飲食方案到康復器械。從業者除掌握社工知識和技巧外,還需要相關的醫學知識。身為基督徒的伍先生則指出:在服務病患的整個過程中,尤其信仰的力量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就像《詩篇》所歌頌的那樣:我們的上帝為善為美,「祂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一四七篇3節)

重要角色 不可或缺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