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頭巾的困惑 德州园地 社会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好友阿杜打電話來說公寓好幾天沒有熱水用,問我可不可以陪她一起去找公寓的負責人。阿杜是穆斯林,全家以難民身分來美國,英文不是很好。我到她家後,等她戴好頭巾,穿上長袖衣服蓋住手腳,向公寓辦公室走去。

路上見一群高中生自學校巴士下來。阿杜突然說:「你知道為什麼美國的風氣這麼敗壞嗎?」我一頭霧水,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美國女人穿得太少,傷風敗俗,剛才那群女學生「穿那麼短的褲子,手臂也露出外面。在我們國家就當成裸體了!」我瞪大眼睛問:「真的嗎!露出腿和手臂就算裸體?」她用力點著頭:「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犯罪率非常的低。」我不太以為然她國家的犯罪率真的那麼低,但也不想跟她爭執。

她突然覺得不好意思地說:「我本想問公寓的負責人,我的鄰居是不是也有熱水問題,沒想到他們一看見我就嚇得搖擺雙手,連說『No, no, no!』美國人為什麼怕我們中東人呢?」看她有點委屈的樣子,我同情她說:「其實他們不見得是怕你,因為你包著頭巾,讓他們聯想起恐怖分子。你知道,他們很怕ISIS。」

「ISIS!」她叫起來:「我們比美國人還更怕呢!他們一進村就砍人頭!有時全村都殺光了,包括小孩、女人。要不是ISIS,我們國家就不會這麼亂。美國離那麼遠,有什麼好怕?」這回輪到我驚訝戰亂國家人民的悲慘,和他們來這陌生國家的無奈。艷陽照在身上,可是心裡有一股涼意,突然覺得好像沒熱水洗澡並不是大問題了。

之後,阿杜邀我去她家喝下午茶,邊看電視連續劇,邊閒聊。我突然注意到電視上的女主角和其他的女演員都沒有包頭巾,穿衣服也不保守。我很納悶:「妳老家不是每個女人都蒙頭巾,穿著保守嗎?為什麼電視劇裡的女人不包頭巾?」這回輪到她愣住了:「哦……我們國家很自由,一半女人包頭,一半不包頭。」

我問:「為什麼有人吸菸、喝酒?穆斯林不是不可以喝酒嗎?」

這回阿杜的先生發言了:「哎呀!那個是罪犯!他們都是罪犯!」

我也不退讓,問:「為什麼路人穿得很暴露?沒有一個女人包頭巾?」

阿杜的先生拿起遙控器把電視關掉,轉過頭來說:「其實啊,這些人都是黎巴嫩人,不是我們城市裡的人,我們城市的居民都穿得保守,而且是道德保守的好人!」我愕然……

(故事裡使用假名,以保護他們。)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