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既想遵守江湖規矩,也為此付上沉重的代價。荒謬得很真實,不是嗎? 中大西洋姿彩 信仰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偶拾《第三屆魯迅文學獎獲獎作品叢書短篇小說》中的一個故事,相當發人深省。

江湖規矩

話說在清末民初的西北地區有一名刀客,武藝高強,享譽殺人不需第二刀,故稱「哈一刀」,還在江湖上有個承諾:如果殺人動用第二刀,就要為死者家屬一輩子做牛做馬。

民間治安不好,當年的刀客有固定長期被大富豪或商隊僱用的,有短期幫東家解決仇人的,行規是不可旁及無辜,也不可劫財劫色。誰要是幹了有損行業聲譽的事情,會被其他的刀客除滅。總之,江湖規矩如天般大。

哈一刀銜命執行

由於哈一刀「見血封喉」的本事,在行內冒升很快,但要當一哥必須先按規矩除掉名號更響的馬五,這人當年為東家幹完刺殺之後,擄去那死者的閨女,雙雙失蹤,犯了行規。哈一刀隻身浪跡江湖,終於找到馬五欲殺而代之,就在一刀刺向對方咽喉之時,卻因為馬五的女人突然出現而分神,被迫使出第二刀才了結。與此同時,他也明白過來,馬五因當年犯禁而按江湖規矩自動封刀,才會被迫用不擅長的兵器反抗而落敗喪命。

既然要恪守規矩,哈一刀就從此為馬五的遺孀及三個幼子做奴才。那年輕漂亮的女人明言,寧死不許殺人夫、人父的大仇人哈一刀親近她,這也是江湖規矩。弔詭的是,哈一刀在漫長的奴才歲月裡陷入暗戀,卻未料到那女人也漸漸感戴他對母子四人的恩待。

一個晚上,正當哈一刀為免自己朝思暮想而苦練馬五遺下的巨石鎖子錘時,突然聽到女人破天荒說出一句溫存話,全部精神都被這聲音攫去,一時忘了兩只石錘帶着巨大的慣性力量正在旋轉,被當場砸死,屍體的臉上喜氣洋洋。

規矩和慾望之拉鋸

荒謬得很真實,不是嗎?刀客既想遵守江湖規矩,也為此付上沉重的代價;因慾望而破了規矩,卻又因守規矩而擺脫不了慾望的糾纏。事實上,任何時代、任何處境中,都存在規矩和慾望之間拉扯的張力。放眼看看現今世界,從國家到個人,都在以各自的生存方式,遊走於規矩與慾望衍生出來軍、政、經張力之間。「無規矩不成方圓」,這話並不假。然而,倘若人所遵奉的規矩並非出於「天」,卻被視作天般大,結果會如何?

自古時起,直至當代的生活中,不知有多少規矩只是人出於各種目的而強加於己於人的無形枷鎖,甚或成為那惡者(魔鬼)使人作繭自縛、虛耗生命的工具。見過藏民們如何按喇嘛寺頂禮膜拜的規矩積累功德嗎?其中最常見的是跪下,然後雙手放在地上往前滑動,直到整個身體躺平,接着磕頭,然後站起來繼續重複這套動作。虔誠的敬拜者會這樣做,多達一萬次,有時要花上一個月或更長時間。非常虔誠的還會圍繞着喇嘛寺做,無論雨雪風霜都照樣做,甚至整個家庭男女老幼一個跟一個地緩慢進行,從頭到腳滿佈泥濘,幾乎認不出是個人!如此認真而虔誠的情景,不知曾令多少懷抱福音、到高原去的人潸然淚下。那真正能賜生命的主耶穌,已經死而復活了,只要來信靠祂就可以罪身一身輕,人們何苦啊?

自己靠不住 靠主就穩固

你我又如何?有沒有盲目地守一些並非來自賜生命者——主耶穌的規矩,以致活成其他人或事的奴隸?或者有沒有為了達成某些慾望,而打破創天造地者為人的益處而設的規則?或者又想靠自己守住另一些以為可以彌補過失的規矩呢?無論哪一種,恐怕都沒法讓我們得到真正的自由。至於真正值得遵奉的規矩,古時有位詩人,寥寥數語道出了箇中真諦:

  • 我何等愛慕你的律法,終日不住地思想。
  • 你的命令常存在我心裡,使我比仇敵有智慧。
  • 我比我的師傅更通達,因我思想你的法度。
  • 我比年老的更明白,因我守了你的訓詞。
  • 我禁止我腳走一切的邪路,為要遵守你的話。
  • 我沒有偏離你的典章,因為你教訓了我。
  • 你的言語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
  • 我藉着你的訓詞,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
  • (參考《聖經•詩篇》一一九篇97-104節)
規矩大如天?|寸草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