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小肥」(徐智勇)的歌曲《負親》娓娓道出千萬華人家庭中不斷重複發生的事 信仰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 在回味當初次接觸你,而我害怕鬚根粗糙的你。
  • 嚎哭退開,你卻溫暖地和媽媽蜜意低聲說:「他真百厭」。
  • 然後六歲亦未敢挨近你,是你莊嚴正氣,像說別要騷擾你。
  • 從此講一聲晚安,還需苦苦掙扎過,和你似愛侶分手那樣無助。
  • 讓光陰如水,我跟你到了某天相對,晚餐裡比不相識更沒趣。
  • 十年後的一晚看到你,而你睡了呼吸都靠機器。
  • 微溫兩手到我親切地,來捉起在你身邊說:「別要別離」。
  • 從新講一聲晚安,才知今天的你我,無法訴說個開心故事回望。
  • 奪出的淚水,我知道與你這天相對,瞬間裡置身黑色派對。
  • 時光返不到最初,回憶一天天錯過,難以對你再親口說下承諾。
  • 但心聲藏於我心裡暗暗建的堡壘,抹不去,錯失中的過去。
  • 曾經收起的抱擁,曾經懶去寄的書信,留到葬禮那一刻已是無用。
  • 墓碑的旁邊,我即使向你談論今天的瑣碎,你都不覆半句。
  • 若當天孩子,懂得將「我愛你」這一句豁出去,或會拉近差距。

──《負親》作曲:蘇耀光;作詞:火火;原唱:徐智勇

《負親》是2013年的作品,原唱歌手徐智勇,他以「小肥」為藝名。小肥的父親於同一年逝世,在一次訪問中,小肥說自己是在淚水中完成錄音的。《負親》寫的是歌者自己的心境,以「負」代替「父」,是兒子辜負了向父親表達親情的機會,而作出的懺悔。

充滿遺憾懊悔

《負親》用三句簡單的話串連細節,娓娓道出千萬華人家庭中不斷重複發生的事。

第一句是父親說的,「他真百厭(粵語:頑皮搗蛋)」。雖然語境已加上溫馨的背景描繪,但還是描寫出傳統父親寡言、消極的表達。華人男性不善溝通,情緒的表達大都是憤怒、負面的斥責。作為華人男性,這是我要承認的缺點。我們不善稱讚,凡事多向負面方向去想。

第二句是兒子說的,「別要別離」。然而,那已是病榻旁邊,悔不當初的時候了。兩句話中間,加插了「讓光陰如水,我跟你到了某天相對,晚餐裡比不相識更沒趣」,把父子間若有卻無、若近卻遠的感情,清楚刻劃出來。

最後一句,是父子都沒有說出,深藏在心中堡壘的「我愛你」。

雖然比以母愛為題的歌曲少,但仍有不少出色的、以父子感情為主題的作品,可是當中十居其九,都是充滿遺憾懊悔。這或多或少與中國傳統的「慈母嚴父」觀念有關。父親甚少向孩子正面表達感情,因為他們的父親也從沒有這樣做。海外華僑社群中,父親在孩子出生前遠赴他鄉,重聚已是二、三十年後,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

筆者知道自己的父親愛我,但他從來沒跟我說過一句「我愛你」,腦海中也沒有一次他給我擁抱的記憶。因此,當我成為父親後,要鼓起很大的勇氣,才能跟兒子擁抱,說一聲「我愛你」。

父親等待浪子

耶穌基督曾用一個父親的比喻,來說明上帝對人的愛,那就是《路加福音》十五章中的「浪子回頭」。事實上,浪子的比喻是同一章中三個比喻的最後一個,另兩個是「失羊」和「失錢」的比喻。有趣的是,前兩個比喻中,失羊和失錢的都放下一切,努力尋找,反而是失去兒子的父親卻沒有這樣做。

難道父親不着緊兒子嗎?難道不可以差遣僕人尋找、協助落泊他鄉的浪子?我想絕對不是。父親明白一個重要的道理,就是孩子的回歸要由他的心開始,外面強加的壓力,終究是無意義的。若他的心不回轉,把他強行拉回來,也是沒有意思。比喻中說浪子回家時,父親相離還遠就看見。可以想到的畫面,是年邁的父親每天在家門口,引頸遠眺,盼望兒子身影的出現。

親愛的朋友,不要辜負我們地上的父親,雖然他們大都不懂表達,但心底仍是愛我們的。就由我們做起,打破隔膜。更不要辜負我們在天上的父,山川河海、日月星辰都訴說着天父的愛,而十字架所成就的救恩,更表明了天父對我們的寬恕、無條件的接納。天父上帝就如浪子比喻中的慈父,正引頸盼望着我們的回家。你願意接受天父的擁抱,對祂說聲「我愛你」嗎?請跟我們聯絡(该邮件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負親 父親|曾福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