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下一代——救贖教育 信仰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2021年《時代週刊》曾有一個封面人物是34歲的變性明星,說出他這一代人的心聲——「我想活出我自己」,這是讓人憂慮的,如一本書的名字所說,這「變性狂熱引誘我們的女兒」,將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2020年調查顯示,Z世代(95後)成年人,六分之一的人認為自己不是異性戀,近16%的人認為自己是LGBT。最近一位家長分享,開學才三個月,一年級的女兒已經上了四次變性教育課,女老師帶著男人的假髮和鬍子、穿著男人的衣服上課,說她今天是男的。

今天的美國公立學校,除了性別錯亂的氾濫,還有許多這樣的反歷史、反傳統、反權威的事情在進行著。例如正在推廣的1619項目詮釋第一批非洲奴隸抵達弗吉尼亞殖民地的1619年是「國家的出生年」。

今天的學校決定明天的社會。因此從學齡前教育到大學教育,是基督徒今天最重要的文化任務。要拯救我們的下一代,就要救贖教育!我建議以下三點:

一、重置教育目標

家長需要思考:你希望將來兒女成為什麼樣的人?

基督徒應該是好管家,兒女是上帝所賜的產業,「為上帝教育孩子是世上最重要的事業。」父母有屬靈和文化的使命,帶領兒女敬畏上帝,謹守祂的誡命,更要把基督的原則貫徹到年輕人的生活中,否則「我們只是撫養異教徒。」

二、重新奪回教育主權

如今教育被認為是國家的職責和主權,但是《聖經‧申命記》六章6-7節告訴父母:「我今日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導你的兒女。」家長才是真正的教育部長。那到底要教什麼呢?

首要的是根據《聖經》的基督教世界觀。Charles Colson認為:「美國公共教育的失敗,不在於師資拙劣或資金缺乏,而在於拒絕有一超然的真理和道德的存在的教育理論,並否定卓越標準,最終使得學生完全無法受教。」教育是屬靈戰爭、未來之戰的戰場,林肯曾說:「一代人的教室哲學是下一代人的政府哲學。」

我們需要一種「全視野」,理智和心靈並用,以其看待世界,而且所有的學科都應該符合《聖經》世界觀的原則。

三、重建學習空間

「教育就是要創造一個操練順服真理的空間。」近年來古典基督教學校逐年增加,而在家教育更是帶來令人驚訝的祝福。基督徒不但擁有影響公共教育機構的機會,同時也擁有創建基督徒的教育中心的機會,而這一切努力將像中古世紀的修道院一樣,成為文化更新的源頭。

在家教育專題

搶救下一代——救贖教育|鄭立新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