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花數年如計劃懷胎九月般蓋的夢中情屋,如卻隨著孩子離家,空巢的我從大房換成起初的小房 芝城園地 家庭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在防疫旅館住了兩星期,這是內湖一棟半圓形的建築,每天包三餐費用台幣3,300,屬高級豪華客房。從六樓的大型半落地窗看出去,高聳的綠樹隨風搖曳,左邊和對面不遠處是十幾層樓高的住家,依稀可見屋內的燈光。 每個清晨和夜晚,我探頭伸出窗外,呼吸著台北盆地清涼的空氣,常想起住在這兒的歲月,想起那些艱苦不富裕的日子。

和這些高樓大廈朝夕相處,我忽然有個錯覺,以為這是我的家,這不就是我年輕時一直嚮往居住的高級住宅區嗎?30多年後的今天,我終於嘗到住在台北高級住宅的滋味了!

居家隔離一星期後,我和哥哥陪94歲的母親回去中部她生長的娘家,她已經60幾年沒回來過。外祖父早年和日本做草席貿易非常成功,算是當地最富裕的人家之一。記得兒時來外祖母家,需穿過大大客廳,大客廳,中客廳,起居室,深井區,廚房等一個又一個的房間才會走到種著各樣水果的後院,房子深到幾乎佔據幾條街。然而由於這房子仍是外祖父的名字,他沒有把房子過給小孩,外祖父有十幾個孩子,多數已過世,孫輩散居各地。要買賣需要所有孫輩簽名,缺一不可,故至今仍無法處理產權。

房子年歲久遠,屋頂已倒下,荒蕪一片,只有幾隻貓在瓦片中跑來跑去。想起過去的繁華,令人唏噓!

住在芝加哥36年,換了5個房子。隨著孩子的出生,房子越換越大,近年來隨著孩子離家,空巢的我又換成起初的小房。曾經花數年的功夫蓋我的夢中情屋,在設計階段不知看過多少參考書和樣本屋,回首那段過程,真可比懷胎九月,畫藍圖時,如計劃懷孕,為孩子勾勒出一幅美麗的遠景,充滿期待。從破土到完工,如開始懷孕,讓人睡覺不寧,辛苦疲累,真希望趕快結束。等蓋完搬進來,則如孩子出生,一切懷孕分娩的痛苦都忘記。

如今夢中情屋已賣給別人,留下的只有無數美麗的照片和錄影供我回味。

兒子和女兒三年前同時買房,兩人幾乎付同樣價錢,芝加哥的房子比舊金山的大三倍,年份也新40年,芝加哥的房子住起來固然比舊金山的舒適,然而短短三年內,後者已經漲價50%,前者仍是原地踏步。

我40年前在舊金山住過,當時那兒房價並不比芝加哥高,誰能想到今天的天壤之別呢?

何時買房最好?何州買房最值?買房是否是最好的投資?相信這是很多人苦惱的問題。然而正如俗語所言,人算不如天算,計劃趕不上變化。今天你覺得最好的選擇,明天未必仍然如此;即使這一代擁有豪宅,下一代未必仍能守成;就算住進夢中情屋,總有一天也將換主。這世界的房屋遲早會離我們而去,一切早晚會成為過往煙雲。

《聖經》上說,「我們原知道,我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毀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哥林多後書》五章1節)。也就是說,不管王公貴族,我們每個人總有一天都會離開這地上的房屋,相信上帝、屬於祂的的人,就能住進祂在天上早為我們預備好的另一個房屋。

這世界上的房屋不足恃,只有天上的房屋可靠,聰明如你,當知道何者才該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房屋|謐立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