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奧銀牌得主朱文佳:神為人成就精彩故事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因隱性遺傳病導致短肢,身高只有1.41米的香港選手朱文佳,剛在今屆東京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奪得羽毛球男子SH6級單打銀牌。

站在世界運動舞台上

羽毛球冠亞季好手(朱文佳 左一)

現年30歲的朱文佳,對於首次晉身殘奧參與第一場賽事,印象深刻。他坦承:「已經很久沒有比賽,心情十分緊張,我只好禱告,將一切疑慮交給神,因為在比賽場上,豁然的心很是重要。」他總結自己的表現時說,第一場打得最好,第二場反因有無形的壓力而影響了表現。

來到最後一場決賽,出場前朱文佳見到自己的名字在顯示牌上,他激動地說:「我感到自豪外,亦相當感恩,即使最終輸了,我也沒太大的遺憾,因為自覺已經贏了,因為我擁有的較失去的更多!最終取得銀牌,已經很開心,能夠站在世界運動舞台上,更是一個榮譽,是自我的肯定,也是我人生一個里程碑。」

朱文佳與教練

朱文佳在14歲開始他的羽毛球生涯,幾年前他根本沒想過參加奧運,更想不到自己可以贏得獎牌。他說:「我由一個『初哥(新手)』成為世界級選手,甚至獲得殊榮,我充滿感恩。在我的成長路上,由小學、中學到大專,神給予我很多;在打羽毛球之前,我是玩音樂的,在教會亦有擔任司琴、主席,參與短宣隊……在我身上常見到神很多的恩典。如今透過殘奧會、教練團隊、心理專家、教會等的幫助,讓我獲得獎項殊榮,可見這不是我一個人的成功。」

隱性遺傳病導致短肢

朱文佳在閉幕禮上任旗手

自小已決志相信耶穌的朱文佳,相信人生一切都在神的計劃之中。說來最初接觸基督教信仰,竟也與運動有關。他憶述說:「小學時,我跟朋友去教會打乒乓球,之後返教會就成了我恆常的活動,之後也參加暑期聖經班和團契;在初中時就信了耶穌,接著參與團契、崇拜及教會不同崗位的事奉。」

朱文佳因隱性遺傳病導致短肢,生長曲線一直較別人低。他說:「我自小就一直在看遺傳科,抽骨髓和驗DNA都做過了,但根據當時的醫學查證,找不出什麼原因,只將之歸類為隱性遺傳病;同時也不能定義我是殘障(Disabled)還是健全人士,這令我感到困惑不已!」

以實力進入決賽

猶記得在學校工作期間,朱文佳常遇到尷尬的場面,他不諱言:「小一年級的學生第一次見到我,總會發出同樣的問題:『哥哥,為什麼你長得那麼矮?』以往每次聽到這些話都會不高興,但漸漸地我的想法改變了!個子小又如何?個子小不代表比別人弱,我的智商可能更勝別人呢!這是自我辯護、自我保護的做法。事實證明,現在我擁有的較我想像中多。」

由於他生得矮小,在中學階段常被人欺負,或是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對待,但出奇地老師竟安排他做班長,又因為他有運動(乒乓球、羽毛球)才能,因而加入學校羽毛球校隊出外比賽;在音樂方面亦被委以重任參加合唱團。所以他知道,身體的限制不代表自己較別人欠缺什麼,反而讓他有更多特別的經歷——別人不是看外表,而是看他的技能。

神為人成就精彩故事

當朱文佳明白到,既然天父讓他擁有特別的人生,那又何必介懷,硬要跟別人比較?他直言:「我也會有自卑,沒有自信的時候,但《聖經》給了我很多指引,其中一句經文給我很大的提醒:『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當我們真的覺得缺乏時,不妨嘗試禱告、祈求和感謝,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有出乎意料的經歷。」

由小到大朱文佳心裡都有一個疑問:「為什麼我生得這麼矮小?」直至他加入殘奧羽毛球隊的時候方才明白,如果他長多1至2厘米就超出標準高度,原來神早有計劃鋪排他入隊,代表香港出賽羽毛球。他表示:「在之後的訓練中發現,同組(短肢)對手通常是侏儒人士,而我的身形則屬於正常人,只是比例縮小了而已,所以走動起來的確比他們優勝,那我就好好地去發揮這獨有的優勢吧。」

朱文佳由不知殘奧會能否順利舉行,到分組形勢不如理想;之後抽中與世界第一強敵同組,結果突圍而出打入四強,在整屆賽事中,他三次首局落敗,但三次都能在之後的局數扳平,最後更成為亞軍得主。他坦言,每場比賽都全力以赴,結果如何全然交給神。

雖然朱文佳的征奧之旅困難重重,他的人生也曾遭逢逆境,但他沒有怨天尤人,憂愁沮喪,因為他找到生命的主宰,相信神在不同人身上,都會成就不同的精彩故事。

殘奧銀牌得主朱文佳|陳泳薇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