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教會長大的孩子後來會離開教會?讓我們當父母或祖父母的一起來搶救下一代。 社会 信仰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電影《阿波羅13號》裡面很有名的一句台詞「Huston We have a problem(休斯頓我們有問題了)」,這也很生動描繪了許多基督教會的光景。近來的疫情、選情和政情更使這個問題浮上檯面,許多基督徒父母辛勤工作把孩子送到好的學校,卻驚訝地發現孩子有很多不同的觀念。據統計,約有70%到80%在教會長大的孩子,後來卻選擇離開教會。

許多基督徒在教會熱心服事,卻發現下一代被世界給奪去了,就好像《撒母耳記上》三十章提到大衛和他的勇士在前方爭戰,當他們回到家鄉時,「不料」卻發現城已被敵人燒毀、妻子兒女也被擄去了。這是基督徒父母和教會該覺醒的時候,我們在信仰的傳承方面有很大問題。

通達時務

要了解下一代為什麼遠離信仰,先要知道我們所處的是什麼時代?《世俗時代(A Secular Age)》的作者Charles Taylor說:1500年時,在西方社會不相信上帝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在2000年,許多人發現這不僅容易而且是不可避免的。我們正處於一個新的時代。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Albert Mohler的書《集結風暴(The Gathering Storm)》也提到:「這場風暴在整個歷史中不斷發展,已經有一個多世紀的歷史了,而在我們今天更戲劇性地加強和加速,這是世俗時代的集結風暴。了解風暴並了解風暴所帶來的後果,是必要的第一步。」今天,我們的孩子正是處於世俗主義的集結風暴中,若不定意帶領他們相信上帝,他們的「預設值(Default)」便是不相信上帝。

如何回應

絕望哭泣——大衛和跟隨他的人看見妻子兒女被擄去後,「就放聲大哭,直哭得沒有氣力。」或許今天基督徒父母和教會也應該為流失的下一代而哭泣,而不是若無其事地繼續照表操課。我們是因著看見孩子上了名校而高興呢,還是像《約翰三書》一章4節:「我聽見我的兒女們按真理而行,我的喜樂就沒有比這個大的」呢?

怪罪他人——《撒母耳記上》三十章6節:「大衛甚是焦急,因眾人為自己的兒女苦惱,說:『要用石頭打死他。』」許多時候,當下一代的青少年牧師可能首當其衝受到責難。父母和教會以為只要找到一位年輕有活力的青少年牧師,就能夠把信仰傳承給下一代,這不切實際的壓力也造成許多青少年牧師的壓力。據研究,一般青少年的牧師,任期只有兩到四年。2008年Medlife Poll的問卷指出:最讓K-12教師在職業上頭痛的卻是父母。一位很成功的青少年牧師史蒂夫賴特在他的書《Rethink(重新思考)》提到:「在我們將矛頭指向父母之前,教會還必須承擔一些責任。青少年牧師可能太快地接受了青少年的屬靈責任,不太積極提醒和裝備父母,承擔起主要屬靈的門訓責任。」

其實這不是怪罪他人的時候,下一代的流失是教會全體的問題,就像《哥林多前書》十二章提到「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若信仰沒有下一代承接,教會就沒有未來,這是全教會的問題。

從上帝得力 追趕搶救

面對內外的問題,大衛卻有不同的面對方式,《撒母耳記上》三十章6、8節:「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上帝,心裡堅固。……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追趕敵軍,追得上追不上呢?耶和華說:『你可以追,必追得上,都救得回來。』

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說:「義人是為下一代而活的人。」「如果年長的一代不屈身去搭救年輕的一代,年輕的一代便將消亡。」哈羅德‧戴維斯(Harold Davis)說:「這是教會生死存亡的時刻,也是教會全體總動員的時刻。不論我們是單身還是當父母或祖父母,讓我們一起來搶救下一代。」

搶救下一代|鄭立新牧師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