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至親傷入骨•兒童之家展歡顏 愛心匯點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母親節那天,一早打開手機,一條信息映入眼簾:「朱老師,祝您母親節快樂!雖然您還沒有當母親,但您就像母親一樣陪伴我、關心我。祝您身體健康,生活愉快!」我注視著這條來自小宇的祝福,心裡暖烘烘的,眼眶濕潤潤的,不知不覺陷入沉思中……

三年前的今天,那一幕又浮現在我眼前。當時他才上初一,來角聲學習中心不久。我們在大學校園美麗的紫藤長廊上,舉辦母親節活動,其中一個環節,是每位在場的人,分享一件母親令我們難忘的事。輪到小宇時,他突然滿臉通紅,怒氣填胸地站起來說:

「在我小學六年級的一天,放學後我去朋友家玩,回家時發現鑰匙丟了。當時心裡特別害怕。鼓起勇氣敲了家門,後媽打開門問:『你的鑰匙呢?』我膽怯地說:『丟了。』我一說完,後媽就一腳把我踹出門,丟了句『今晚睡門外!』如此,我就在走廊睡了一夜……」

說完,他雙眼噙著眼淚,聲音似乎哀求地繼續說:「老師,我們可不可以不要過這個節日?不要提媽媽?」

我愣了一會說:「小宇,我們聽到了你的經歷,也很難過,我們抱抱你可以嗎?」

「不要!」眼裡有著拒人千里的冷漠。那個母親節,我們每個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小宇在中心學習的三年中,從剛開始會為一點小事,就與同學鬧得很不融洽,甚至大打出手;了解原因時,他沉默不語,眼淚只嘩嘩直流;冬天騎自行車的手凍得又紅又腫,我們送上的手套從來不戴;學校約家長到校,家長從未赴約,問及為什麽?他從不願提及家裡的事;在學校門口專程送給他愛心午餐,他也沒有吃……即使每次被拒絕,我們從未放棄。

現在,他中考結束後,拿到成績單時,他沒有告訴家人(爸爸後來自己查了小宇的成績),而是第一時間來到我們身旁,告訴我們:「雖然考得不是特別理想,但我高中一定要好好學習,努力考上大學。」

小宇的親生父母,在他不到一歲時就離婚了。母親不知去向,他不知母親長什麼樣子。他初一開始,就一個人在南郊家裡生活,爸爸每天給他手機轉20元生活費,疫情期間也是一個人在家。爸爸、後媽還有同父異母的弟弟,在北郊爸爸開的公司生活。如今不管小宇在哪裡,他對西安角聲學習中心每位愛他的老師和好朋友,感情是永遠不會變的。

稚嫩的幼苗需要陽光與雨露,沒有爸爸疼、媽媽愛的孩子,更需要關愛與百倍的耐心。我們只要捧出一顆心,頑石也能變成金!

以上訊息是由西安角聲學習中心的朱老師寄來的。西安角聲學習中心,是「愛心匯點」支持的慈善工程之一,專門幫助特困兒童及農工子弟,免費補習功課。若您願意參與這項善工,奉獻支票抬頭請寫:CCHC,並註明「西安學習中心」。逕寄:CCHC, 156-03 Horace Harding Expressway, Flushing, NY 11367。謝謝!願上帝賜福與您!

捧出一顆心•頑石變成金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