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想到!如此深情的花語居然屬於蒲公英:「我在遠處為你的幸福而祈禱」…… 社会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我其實並不討厭蒲公英,尤其那燦爛如陽光的花兒總讓人瞬時明朗,但10年前有了自家的院落後,它就開始成為不請自來的麻煩:它的飄落是無生無息的,它的盛開卻是有顏有色的。只要草地上出現了它明晃晃的花,我就要即時鏟除,因為紐約的私家院落都不歡迎它自由落體;如果動手晚了,待那花朵變成白色的絨傘,新生命可就因風飛揚到鄰家的園地生根了。

可偏偏它的春季花期在4至5月,而這正是我最不堪花粉症折磨的時候。沒辦法,蒲公英是不會知道何處是它的禁區的,只好每天巡視、辛苦清除。前院面績小,不難;後院廣大,鋤乾淨可是不易。最狼狽是噴嚏不斷,涕泗縱橫。於是,再看那燦爛如陽光的花兒,並不覺瞬時明朗,反要眉頭一皺——麻煩又來了!

這個不速之客讓我頭疼,卻讓母親喜上眉梢。她叫它苦菜,說是「好東西」——清熱解毒哪。

見我無動於衷,便要求幫我清理草地;我自是心頭一樂,想不到把母親接來還有這等好處!從此,每當時令,餐桌上就會有一碟苦菜。我嚐過一片葉子,苦是真苦,是不是良藥卻沒細究。不料去年母親摔傷,今春這苦差事便又回到我手上。

也是湊巧,一日上網查資料,看到有關蒲公英的視頻,便順手點開來看。果然如同母親說的,這是一味既可食又可藥的植物。維基百科和百度介紹,其為菊目菊科菊屬,學名Taraxacum;它有很多中文別名,而其英文名Dandelion據說來自法語dent-de-lion,乃獅子牙齒之意,這大概是形容葉子的形狀吧。

蒲公英葉子含豐富維生素A、C及礦物質,故蜜蜂也常光顧。因為原產地在歐亞大陸,所以歐洲人早在中世紀時就用蒲公英花釀酒;在中國,蒲公英的吃法多種多樣,既可生吃涼拌,也可炒食做湯,還可以茶飲;日本人則以花之精華,製做糖果糕點等保健食品。

最寶貴的當然是它的藥用價值,《本草綱目》、《神農本草經》、《唐本草》、《中藥大辭典》等歷代中醫學專著均給以高度評價。蒲公英全株均可入藥,生食治感染性疾病尤佳;清熱解毒、消腫散結,對治療乳腺炎十分有效;它的一個別名叫「尿床草」——利尿效果非常;還有催乳保肝功效……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想不到,以為是平添麻煩的蒲公英,卻是免費的菜蔬與真正的良藥!它那不受約束的自由飄逸與落地就生根的旺盛生命力,原來是無償給予人類的福利,即使被人們當作雜草嫌棄、鏟除也不氣不惱,一如它的深情花語:「我在遠處為你的幸福而祈禱」!

深深的感動,徹底改變了我的眼光與心態,便又想起了那句話:「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而不是事物本身如何,决定著一切。」只是改變我看待蒲公英之方式的,卻是蒲公英自身具有的本質,是我之前完全不了解也沒意願去了解的。人生之中,豈不常常如此——在不了解或不完全了解人事物的全貌時,就已下了判斷、得出結論、做出反應;原本對我們有益的,卻往往囿於「眼前」的感知而被短見乃至偏見框架。這,或許才是歲月蹉跎的成因吧。

這個春天,我第一次用採下的蒲公英包了餃子,好吃。現在,蒲公英已到花季尾聲。看著院子裡日漸稀疏的黃花,油然生出彷彿惜別的情愫。每鋤下一株,也都心懷感激——造物主不僅賜下如此美物強健我們的身體,更賜下真理循循善誘我們的心靈;唯有這真理,能讓我們分辨世界,認識自然與人類的全貌。

我與蒲公英|曉然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