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逃脫的虛擬世界──評《聲音監獄》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2021年1月,香港著名影星黃秋生獲得了第25屆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主角」。至此,黃秋生成為首位集影帝、視帝、劇帝於一身的香港演員;令他榮獲此獎項的作品,是一部電視系列片《理想國》中的最後一集──《聲音監獄》。

四十多分鐘的獨角戲

這個只有40多分鐘的短劇是一幕罕見的獨角戲,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表演。

影片開始,黃秋生飾演的單立奇,他滿不在乎地站著拍囚犯照,吊兒啷噹地顯然一個監獄的常客。接下來,影片以一個完全垂直的俯拍鏡頭,讓觀眾對他要進入的牢房一目了然:極狹小的空間,僅有一個蹲坑、一把椅子、一個小小洗手池,連床都沒有!不解之際,忽然有男聲響起:「歡迎來到聲音監獄,這是由人工智慧管理的無人設防監獄……犯人單(男聲讀作「丹」)立奇,0354號,即時入獄七天。」「我姓單(善)!笨,連字也不懂得唸。」

「系統偵測到粗言穢語!根據監獄守則第一條,將自動扣減一分。」「我真的是姓SHAN(善),不是姓丹。」「我說你姓丹就是姓丹!本系統永不出錯。」單立奇嘟嘟囔囔:「扣吧,扣個夠吧,分數又不是錢。」他還沒領教到聲音監獄的厲害。

監控體系可全人管制

聲音是什麼?在這個監獄裡,聲音就是監獄長,它的每一句指令都不容置疑,出自一套事先編制的程式,像一張佈好的蛛網,獵物一旦被黏住,就休想脫身了。很快,單立奇就與聲音監獄發生衝突了。刷牙不夠快,扣分;鍛煉不達標,扣分;吃飯速度慢,扣分,語言不文雅,扣分……他的分值唰唰唰被扣成負值。當他抗議:「我有我的人權!」得到的答覆是:「這是你的問題,系統無法回應。」

看不見的聲音,有著真實的力量,僅用一分一分扣下去的數值,就降服了單立奇的意志,他別無選擇,只好竭力快快趕上標準。刷牙若干秒,吃飯三分鐘,連坐著睡覺都不抗議了。看來,叫人喪失自由精神,可以兩天搞定呢。

在單立奇乖乖服從之後,他與聲音監獄還有那麼一小段不錯的美妙相處呢。每天早晨,都是興高采烈的歌聲把他從椅子上喚醒:「喜氣洋洋,洋溢四方,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歌……」晚上,甜美的女聲與他交流,還教他怎麼加分來改變生活處境,除了用紙條摺小星星送給醫院病童外,還可以通過照顧囚室擺的一小盆假花來獲得獎勵。

給假花澆水,正是聲音監獄裡最絕妙的設計,唯有人甘心接受虛假,並且明知是假還可以配合的時候,才是一個人的靈魂徹底屈服的時候。單立奇為了增加積分,甚至發明了對假花阿諛奉承之法,滿口讚美喜愛之詞。

照見現實背後的真實

單立奇受不了管控,想躺地裝病,聲音告訴他:「系統偵測到你的血壓140,脈搏76,體溫36……身體並無大礙。」這般瞭若指掌的關切,叫單立奇死的心都有了。單立奇一次次在牢房裡崩潰,他摔碎假花,踢倒椅子,朝喇叭大叫……隔壁的犯人告訴單立奇,他是第1,600多個0354號了,在他以前的全都自殺了。聞得此言,單立奇垂頭無語。片中最後一個鏡頭是:他揀起花盆碎片當作刀子,拼命切掉自己的耳朵……

「聲音監獄」是一個可怕的表徵,不僅顯明極權惡政的荒誕,也預示它的存在。非現實的「聲音監獄」,向人們照見現實背後的真實。在這充滿虛假的世界,虛擬世界又越來越逼真的時代,更需要耶穌基督的真光,才能照亮我們心靈的眼睛,看到最終的真實。

 無可逃脫的虛擬世界──評《聲音監獄》|嚴行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