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穆斯林國家宣教,到波蘭事奉,單身女宣教士與另一半相遇在他鄉 專題:愛在他鄉

1988年完成護士課程後,隨即參加「忠僕號」福音船宣教。原只為尋找真我、學習事奉,最後竟變成終生承諾。這是不可逆轉的決定,亦成為生命新的開始。

我們偶然相遇

到北非穆斯林國家事奉,對單身女宣教士是個巨大挑戰,有時需要在精神上比男人更強。當地人覺得我有點奇怪或出了問題,因為30多歲了還是一個人,他們想幫我找到一位丈夫。

有時,在為單身而掙扎時,我與上帝爭論,問祂為什麼不能給我同心事奉的終身伴侶。當我意識到上帝總是給我最好的時候,便預備自己這輩子就單身了。不料,祂卻把波蘭人戴毅樂(Arek Delik)帶進我的生命中。

1996年我在威克里夫語言學習中心接受培訓,預備到北非事奉。當時,在波蘭長大的毅樂也在中心當義工。他曾經非常反叛,信主一段時間後離棄上帝,然而在生命最黑暗的日子裡,上帝把他尋回,讓他決心委身服侍。

初次見面,彼此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但都欽佩上帝在我們生活中所做的工。毅樂一直想成為宣教士,遇見我這樣「真正的宣教士」,他希望收到我的事工通訊,為我代禱,我便定時郵寄給他, 這是我們保持聯繫的唯一方式。

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約會過,完成訓練後我便前往北非,毅樂回到波蘭繼續等待主的帶領。我們也沒有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兩年間藉著定期郵寄的通訊和互聯網上的聯繫,彼此分享事奉上的喜樂和掙扎。

上帝把我們連在一起

宣教士的愛和婚姻,與一般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們在神面前起誓,祂由始至終都是我們生命中居首位的領航者。我們不僅是夫妻,也是一起事奉的夥伴;不但要學習接受對方,更要互相欣賞鼓勵。

1998年,毅樂回應上帝的呼召,到波蘭中部庫特諾鎮(Kutno),一片屬靈荒土,獨自作開荒佈道、植堂的工作。隨後他安裝了互聯網,我們的聯繫轉移到了網絡上,開始分享更多事奉上面對的挑戰,並彼此鼓勵。

倘若上帝把我們連在一起,哪裡是一起事奉的工場呢?1999年,我們在香港舉行婚禮和差遣禮後,便飛回波蘭。波蘭,一個非常傳統的天主教國家,是歐洲最具挑戰的宣教工場之一。庫特諾人口約五萬,基督徒不足五十人。我們嘗試不同方式傳福音,發現最有果效的方法是開英語班及社區服務。感謝上帝,信實地供應並引導我們,否則就一事難成。

婚姻和事奉新里程

曾在不同文化環境中生活和事奉,適應新文化中的生活並不太困難,儘管波蘭語是我學過的最困難的語言之一。最大的挑戰,是當兩個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陌生人決定一起生活,那才是真正的考驗!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實體交往過,結婚後才真正開始彼此認識,所以要學習的功課實在很多。

就個性而言,毅樂和我彷彿來自兩個不同的星球:我思想具體、有條理,他卻富有想像力、很隨機;我行動快速高效率,他卻着重思考並體貼别人的感受......兩個截然不同的男和女,靠著祂的恩典學習接受和欣賞,彼此補足和建立。

上帝用婚姻把我們連在一起。祂先讓我們單獨地事奉祂,然後給予我們共同的呼召。我們之間的愛源於上帝的愛。感謝主,21年來我們的婚姻一天比一天充實。

相遇在他鄉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