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心情 耶穌有解 文娱

戈雅是人類敗壞、無法自救的見證人。畫家將人性墮落闡述出來,讓觀者反省思考。

五年前在西班牙旅遊時,到訪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Prado),吃了閉門羹,便趁著風和日麗,在花園裡欣賞雕像。其中有兩個巨大雕像,分別是西班牙兩大國寶畫家——委拉斯開茲(Diego Velazquez)和戈雅(Francisco Goya)。讓我感到驚訝的,是戈雅這位後進,竟然佔有更重要的位置,顯出現代人要聽要看的,是和自己所處的時代,更加貼近的。

戈雅是18-19世紀西班牙最重要的畫家,很多人認為他是舊時代最後一位大師,更是現代派的始祖和啟蒙者,他影響了許多後來的巨匠,如畢卡索、馬內等。今天,我們就來欣賞戈雅作品中,最晦暗難解、冷峻驚慄的系列——黑暗系列。

這一系列其實是他晚年之作。透過這些作品,他表達出對人性敗壞到無藥可救,跟從迷信的愚昧,彼此廝殺等黑暗面的反感。為什麼這些晚年之作,和他早期色彩鮮明的宮廷畫,有如此大的差別呢?

這和他的出生和人生軌跡有關。戈雅出生貧寒,以臨摹方式自學繪畫。很幸運的,他被一位宮廷畫名師相中,收他為學徒,要他繪製掛毯草稿。人不能定自己的腳蹤,唯有耶和華立定,神冥冥中在引領世上的人。接受了這一份工作後,戈雅很多機會觀察馬德里街上的平凡百姓生活,也同情他們的困苦,以他們的姿態表情為靈感來製圖。他更親身經歷到,社會高層和低層生活的巨大差距。

後來他擢升為宮廷畫家,長年在宮廷事奉,眼見皇室的起落。18世紀末19世紀初,拿破崙進攻馬德里,戈雅因技藝高超,仍舊保留原職,為新主法王工作。連續的政治動盪、社會不穩定,加上宮廷人事的幻化,刺激了他的創作,進入最高點。加上他得了一種神秘的疾病,導致耳聾,這讓他在精神上和外界隔絕,內心已經澎湃的情緒,就更加起伏。目睹戰爭、人類彼此廝殺的悲劇,和自己感官上的孤立,戈雅對人性完全絕望了。

在73歲那一年,他買下一位聽障朋友的農莊,從此真正地與世隔絕,成為隱士畫家。「黑色系列」就是這段期間的創作,戈雅其實沒有計劃要公開這13幅壁畫的,所以每一幅都沒有命名。單一色彩的應用,人物表情行動的大膽,畫中闡釋的絕望情緒,叫人看了膽顫心驚。

戈雅是人類敗壞、無法自救的見證人。這一系列作品,啟發了之後的表現主義和超現實主義畫家,讓他們更有自信表達個人看法,不為市場、不為討好畫評家而作畫。藝術家的靈魂,有先知警世之能,所以他們不肯妥協、不願悖逆自己良知。

畫家將人性墮落闡述出來,讓觀者反省思考。然而在顯明黑暗權勢的同時,若能加上出路——耶穌基督救贖人類的光明和盼望,就能正面地影響人心!願愛讀畫、愛思考人性的人們,有一顆開放的心,認識上帝道成肉身,為人類捨命的救贖大愛!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