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再怎麼拜,給不了我真愛;科學再怎麼了解,給不了我盼望;權力金錢再怎麼擁有,給不了我平安!只有與神建立融洽的關係,成為神的兒女,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 芝城園地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在一個偏僻的小村莊,天已黑。一個愛看書的孩子,打開一本不知從哪裡來的書……

他在暗淡的燈光下讀起來,當看到「神的話」三個字,雖然不懂,卻有一種奇異而舒服的感覺!這讓他一讀再讀,一連讀了好幾天!後來那本書不見了,可那種感覺久久不能忘懷。這個小孩,就是童年的我。

後來的我,在那個拜偶像的小村莊長大,又在充滿無神論教育的鄉村學校畢業,然後進入社會工作。漸漸,忘記了讀過神的話這樁童年小事,每天膚淺而又世俗地過,被金錢、權力誘惑,卻找不到快樂在何方……

不安而沒有方向地活著,也常思索人從那裡來?生命又從哪裡來?我學習的能力從哪裡來?說話的能力從哪裡來?我以為,從學校裡的無神論教育、進化論教育、科學至上教育可以得到答案,結果卻沒有!那些書本上的知識,並沒幫我找到一切的源頭。

在一個機會下,我來到美國。人人都說美國是天堂,我下了飛機走出機場那一刻,發現美國原來和中國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水泥公路、紅綠燈、各種汽車、新舊磚房.....心中,卻多了一份不安,層層的壓力也接踵而來。這些問題造成了一個大問題——睡眠問題!

然後,是健康問題;接著,就患上了抑鬱症,甚至想過自殺!原來,美國不是天堂,不僅沒帶給我幸福,反把我拖入痛苦深淵!那麼天堂在哪裡?我迷茫著,絕望著。人生中沒有幸福,貧窮又冰冷,恐懼又不安.....在這關口,神(上帝)憐憫了我!

一天,經人介紹,去讀英文班。友人陪我到了培德中心,我沒找到英文班,卻闖進了人很多的一層樓。我看到了一大群人正站著唱歌,給我一種莫名的釋放感和吸引力。招待的人跟我打招呼,我問這些人在幹什麼?招呼的人說,我們在聚會。

後來再去教會,是波士頓的姑媽來芝加哥玩。她與我相約到教會,從此與教會結緣,漸漸了解神的話是怎麼一回事。禱告彰顯神的應許,以及各種神的帶領與醫治,在我身上得到應驗——上帝是多麼的真,我的鬱抑症好了!

生命的源頭找到了,科學知識的根本源頭也找到了。神的愛,讓我看清楚以前的自己多麼可憐可悲罪無可恕!讀神的話日久,思想日久,聚會日久,相交日久,然後信主。在信主的那一刻,我渾身冒汗,如釋重負。那一刻,我的罪已被神擔當,我輕鬆自如!

我知道,除神以外,別無他路。偶像再怎麼拜,給不了我真愛;科學再怎麼了解,給不了我盼望;權力金錢再怎麼擁有,給不了我平安!只有與神建立融洽的關係,成為神的兒女,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

讀《聖經》與對神的事越深究,明白的真理也越多,許多以前難解的疑問也逐一有了答案。跟隨主的路上,屬靈爭戰有起有伏,但主總不放棄我。暴脾氣的我收斂了許多,在主的感動與呼召下接受了洗禮,也寫下信主的經歷。願神的福音,也成為大家的祝福!

人生出路陳瑞強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