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想念愛妻,55年的時光歲月實在太短,也體悟出上帝沒有偷走我們的永遠,祂把永恒的生命賜給我們,有一天我們會在天上相聚的 德州园地

妻子與我在51年前結婚,那時我在淡江大學教書,她在該校就讀三年級。我是黃金單身漢在該校教課,她是當時的校花之一,青春美麗,不少男生追求。那時最流行的師生戀竟發生在我們身上,經由校長介紹相識,她也經常到我班上來旁聽,並與她的閨密切切私語談論此事。我們成為校園八卦新聞,也是當時校園裡轟動一時的「師生戀」、「金童玉女組合」。

1964年9月,我們結婚,誓言要相親相愛一輩子,直到「永遠」。日子好像非常漫長,然而時光飛逝又非常快速地從指縫中溜走。「永遠」好像近在眼前遠在天邊而遙不可及的樣子,可是當我們老了,走不動了,這「永遠」又好像近在眼前。

妻子在2019年1月因腹痛到醫院檢查,查出是胰臟癌末期,早已蔓延至身體各器官,為時已晚而無法治療,主治醫生說她還有一、兩星期的存活期。突如其來的驚嚇,怎麼來得這麼突然!萬萬出乎意料之外,我們不是在上帝面前發誓要「永遠」在一起相親相愛嗎?我流下不捨的眼淚,妻子為我擦淚水,她也含淚對我說:我們才過了55年而已,是誰偷走了我們的「永遠」?55年的時光歲月實在太短,根本不夠用。我們愛得不夠也吵得不夠,我還沒準備好跟她說再見,竟然就要彼此永別,實在不捨呀!我對妻子說不要離開我,再抱抱我,我願意照顧你一輩子直到永遠,請求上帝把永遠還給我們。

妻子終於走了,留下我一人過著獨居的日子,每到深夜,總會忍不住落下思念的眼淚。我十分想念她,終於體悟出上帝沒有偷走我們的永遠,上帝把永恒的生命賜給我們,我們只是暫時寄居世上,有一天我們會在天上相聚的。雖然我年老力衰,獨居很是孤單,但靠著主的大能加添力量,讓我重新得力,靠著主的旨意能常常喜樂。我願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將對愛妻的思念化成愛,愛別人愛自己,來過餘生。若有機會,再用這枝禿筆為大眾繪素描人像,並傳揚上帝的慈愛以慰愛妻在天之靈,並等待上帝來接我的那日子,以期與愛妻在主前再相會。

與主同行鄭心本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