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NA生命期很短,作用在於引發DNA產生抗體,並不能改變人類基因。 时事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3月19日,美國迎來施打新冠疫苗第一億劑的日子。拜登本來許諾上任百日內達成此目標,現在於第58天就已提前達標,成績斐然。加上自去年12月起,在川普任內已注射的1,650萬劑,美國18歲以上群體中,30%已接種至少一劑。全美正朝群體免疫的方向,邁出令人鼓舞的一步。

三種疫苗

美國現在只有輝瑞(Pfizer)、莫德納(Moderna)與強生(Johnson & Johnson)三種疫苗獲得食藥署批准。強生是較接近傳統的「病毒載體」疫苗,只需打一劑;另兩種則是最新的透過「信使核糖核酸(mRNA)」方式產製,均需打兩劑。

mRNA雖在1961年就已被生物科學界發現,但直到2010年莫德納公司成立後,才正式開始將這一基因編碼修改的技術應用到製藥或疫苗。Moderna這名字,本就是由Modify(修改)及RNA(核糖核酸)二字合成。這是前所未有的新穎科技,世人對此知之甚少,因而也伴生著有意無意的訛傳。據最新民調顯示,全美至今仍有31%的人對新冠疫苗持觀望、懷疑、恐懼甚至抗拒的態度。

事實真相

最常見的說法有:莫德納是比爾‧蓋茲夫婦基金會所有,他們將因全球接種疫苗而發大財;這疫苗只用了不到一年就發展出來,太快了,不安全;疫苗會修改人類的DNA(去氧核糖核酸),永遠改變人類基因;在疫苗中隱含微型晶片,可用來追蹤或操控接種者;微型晶片或被改造的基因,就是《聖經‧啟示錄》中所說的「獸的印記」666……

事實是:蓋茲基金會的確在去年,為抵抗疫情史無前例地捐出$17.5億,但大半到了中低收入國家,如非洲;他們的基金會,也不是莫德納的大股東。傳統疫苗因使用已死或減毒法製造,可能需要數年;新科技則直接根據已發現病毒的基因序列而編碼研發,既不必等拿到真的病毒株後再耗時培養,也不必在其他動物體內做前期實驗,發展時程確實大幅縮短,但人體臨床的三期實驗仍按規定做足,安全性都有數據可查。mRNA生命期很短,作用在於引發DNA產生抗體,並不能改變人類基因。微型晶片與獸印的說法,更是無稽之談,為陰謀論的佼佼者。

防疫缺口

世界衛生組織早在2014年就提出「疫苗猶豫」一詞,就是有疫苗卻不想打。2019年,更將其列為「全球公共衛生十大威脅」之一。有些宗教團體抗拒疫苗的歷史,可回溯到第一支疫苗誕生之初。美國45州有法律允許因宗教信仰而拒打疫苗,但當面臨大規模傳染病如新冠侵襲時,應否讓這一部分人成為防疫缺口?這是仍在進行中的辯論。

《聖經》中沒提過疫苗,因此有人認為「如我因不打疫苗而得病亡,是天意」,但摩西五經中有關「大痲瘋」的記載,已被公認是將傳染病患隔離的正確手段,比現代醫學先行幾千年。上帝的公衛知識絕對不輸你我,祂要止住瘟疫自不必靠疫苗,但我們要避免自己成為傳染的破口,就有必要挨上一、兩針。

疫苗猶豫叶汉中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