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是一種選擇 文娱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在今時今日,人與人之間特別需要多一份愛,潛移默化傳遞這個信息,我們相信電影是一個很好的媒介。」《等一個擁抱》監製陳永文(Raymond)分享創作這齣宣揚愛與復和的電影的初心。

一個擁抱 勝過千言萬語

「記得開始創作這齣戲的時候,大概是2019年的年初,我和兩個音樂人和編劇討論劇本時,談到關係是要接觸,千言萬語也不及一個擁抱,如果原諒到一個地步可以擁抱起來,這個突破、這個行動是最徹底。豈料疫情的發生令到我們這個戲名賦予多重的意義,現在大家要保持社交距離,見面時也只是互碰手踭打招呼,非常期待可以真實地接觸的一天。在疫情底下,來一個擁抱變得殊不容易!」身兼真証傳播總幹事的Raymond說,電影的宗旨是要傳遞饒恕的訊息,而擁抱就是代表著全然的接納。

價值觀滲進電影

他強調,《等一個擁抱》不是一個大的製作,沒有大的爆破場面,在他們小型製作裡的特色就是別的電影不會觸及的題材,像是天家的觀念。「在人世間,我們有些事情是趕不及做的,例如愛一個人,但感恩我們的信仰讓我們還可以補償,我們未來在天家,上帝補足,其他的宗教可能是講輪迴,但天家的觀念就是基督教的;我們又會在不經意的地方把《聖經》金句放入去,一句最明顯的就是『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為何一個善意的大話都不可以說呢?這是一些基督教的價值觀,我們希望可以滲進電影裡。」

觸動心弦的溫情

人為何可以原諒?戲裡的父親沒有為自己的過錯作什麼補償,而是受傷者反思自己或許有犯同樣的錯,進而選擇原諒。「在普世的電影裡會有復仇、壞蛋毁滅世界、血腥暴力或恐怖等情節,但我們這齣戲不希望有這些元素,我們要落地,要講一些稀松平常、日日面對,就在我們身邊的事,如父子父女、家庭的關係,而透過金培達和徐偉賢兩位音樂大師的配樂,以致觀眾聽他們的音樂便見到溫情。」Raymond充滿感恩地說,音樂的配合令到電影的方向更為清晰。

電影的口號是「觸動心弦」,他笑說電影純說溫情,沒有血腥、沒有色情也沒有暴力,毫無Gimmick(花招)可言;人生最需要的不是驚嚇、爆破,人生最需要的可能就是溫情。「人與人之間如果沒有情會如何?我希望有蝴蝶效應,改變人心。」

一位中學生看完電影後分享道:「我作為年輕人很多時都希望有自己的空間,以前我最大的願望就是長大後賺到錢,把錢給屋企人(家裡人),做到的話我認為已經不錯了,但我看完這齣戲之後,心想自己是否可以一直跟父母住呢?無論他們有什麼病痛,我都希望可以在他們身邊!」說著說著Raymond泛起淚光,「這是有經歷的人才能說出的話,但是這齣戲能夠令到年輕人反思,我非常感動!」

等一個擁抱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