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疫情中結果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我是一個退休的學校巴士司機,今年已經74歲,我和太太以前虔誠拜佛,我們吃素吃了28年。今年我走過疫情,10月信主受洗,我要感謝我的小女兒和女婿。

女兒女婿堅持的愛

他們兩個都是基督徒,每天都在想辦法讓我去教會。他們說得多了,搞得我也不好意思,於是就應酬應酬一下,去了幾個星期,後來覺得沒意思,就不想再去。小女兒和女婿卻不放棄,仍堅持要我去教會——每個星期天,他們開車到我家門前等我,要帶我去。

我勉強到了教會,也沒有認真聽講,常常有點不耐煩,心裡想「牧師你快點背誦那個主禱文吧」,因為我知道讀完主禱文,就差不多要結束了,那時身體才輕鬆起來。可是這次結束了,還有下個星期、再下個星期……我想不到用什麼辦法推掉,他們還是每個星期天到我家門前等我。教會結束以後,小女兒還在車上念念碎碎地問我:「你明白今天牧師都講了些什麼嗎?」不知不覺中,小女兒的話灌滿了我的腦袋,我開始留意牧師講的道,漸漸有些興趣、有點喜歡了。

女兒和女婿當然也邀請媽媽一起去,可我太太從沒答應,大家一直在等機會。疫情之前,教會有一次義賣活動。小女兒知道媽媽很喜歡做義工,就邀請她,媽媽答應了,於是合作在家裡弄一些曲奇餅,並且親自拿到教會參加義賣。小女兒和女婿非常高興,盼望藉此機會,福音的種子能夠進入媽媽的心中。

因為工作關係,小女兒搬家到上州奧本尼,可是他們還是不放棄,還是每個星期天早上在我家門前等。奧本尼來回要四個多小時,當爸爸的我有點不自在,就跟他們說:「你們不要過來了,我自己會去教會。」他們不放心,也還是不放棄,每個星期六晚上打電話提醒我去教會。

生病住院感恩信主

2020年4月1日,我覺得很不舒服,頭暈,好像站都站不住。我跟女兒打電話,她問我,是不是感冒,要不要休息一下。差不多下午六點的時候,感覺站起來的氣力都沒有了,講話也說不清楚,掙扎著跟女兒再打一通電話。我告訴她,我覺得有個聲音讓我打電話給牧師,她心裡覺得不踏實,就請牧師給我打電話。牧師電話裡跟我說,「你快點到醫院去……」

在醫院確診是患了新冠肺炎,我感覺非常虛弱、辛苦,甚至想放棄。在女兒建議下,我與牧師聯絡,牧師多次在電話中安慰、鼓勵我,並且問我是否願意決志信主,病床上的我答應了,牧師就帶我在電話中作了決志禱告。感謝上帝的保守,我4月1日進醫院,4月15日平安出醫院。我知道牧師在那些日子不斷為我和太太禱告,我小女兒、女婿和外孫也天天為我們禱告。

出院之後,我堅持每個星期日,準時在網上參加教會的主日崇拜,還參加晚上的禱告會。我決定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個人的救主,並且在10月11日回到教會,接受洗禮。小女兒和女婿也專程從上州奧本尼趕來見證我的洗禮,歸主名下。雖然在疫情下回到教會參加實體崇拜的人不多,但我知道我的外孫,還有很多弟兄姊妹在網上觀看。我在洗禮前作了信主見證,並且心存感恩獻唱了詩歌《何等恩典》。我特別感動其中的幾句歌詞,説出了我的心聲:

「你已挪去我所有枷鎖,你已挪去我所有重擔,你已挪去我所有傷悲,你的名配得所有頌讚。」

是的,何等恩典!主耶穌基督「竟然在乎我……寶血為我流」,因此我願大聲地說「……我的嘴必充滿讚美!」

愛在疫情中結果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