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穆斯林對話 德州园地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第一次和阿布先生見面時,他學中國人彎著腰向我鞠躬,說:「你好,我是穆斯林。」我也急忙的回他一鞠躬,說:「你好!我是基督徒。」我是幫忙接送他夫妻倆與另外兩位穆民一起去學英文的志工。阿布先生說他是律師。他對英文會話非常有興趣,而且健談。我每次開車時,他總是抓住機會跟我聊天,一方面練習英文,一方面發表政見,他很喜歡談關於伊拉克共和國的事情。

有一天他上了車,突然像發現新大陸般地對我說:「你知道為什麼伊拉克的領導人都是非常腐敗和貪污嗎?」我說不知道。他板著臉說:是因為人民的教育水準太低了,不知道要選有知識的人,所以選來選去都選到一些貪官污吏。要解決國家貪官污吏的問題,就要提高選舉人和被選舉人的知識水平。」我說:「不見得有知識的人就有好的道德標準,很多大學畢業生甚至是有博士學位的人都會貪污的。」我跟著說了一些例子給他聽。我看他不吭聲,就說:「阿布先生,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一個完全公正而且毫無私心的總統,因為世人都只顧自己利益,沒有一個總統會真正全心全意為人民著想……所以我不會把希望放在人為的政府上,因為不管是誰當選做總統,都會讓人失望的。」我婉轉地說:「你相信將來有一位完全公義、毫無私心的君王會來嗎?我相信主耶穌會再來,而且到時候我們就會有一個真正公平而且完全和樂的國家。」他聽了就很不高興,說:「我跟你講正經話,你怎麼跟我講這些虛無縹緲不可能發生,而且不可能實現的事情!」我知道他不是因為我講耶穌而不高興,因為這不是我第一次提起耶穌。我說:「你不是說你是穆斯林嗎?《古蘭經》上不是說安拉會來審判世界嗎?」他抬起頭來說:「你講的沒有錯,《古蘭經》是這樣寫的。可是今天這個世界,跟審判世界是完全不相關的。至於安拉什麼時候來,會不會來,沒人知道也沒人相信,那些都是老太婆的謬論。我是一個上過大學的人,今天跟你講正經話,你怎麼會扯到審判世界這些遙不可及的事呢?這些事情怎麼能夠幫助伊拉克目前的當務之急呢?」

我看到他那副又著急又生氣的眼神時,突然之間我明白了:穆斯林的信仰對他來說,只是一個種族的認同,而沒有實際的效果。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