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老人家中逝世两月无人知晓——有多少爱可以等待 号角月报 纽英伦园地 社会 首页大图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有時想去付出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聖經》教我們要愛鄰舍。鄰舍的意思很廣,可以包括所有家人以外的人。不過,要學習愛鄰舍,由住在隔壁單位的鄰居開始總沒有錯。

我在這裡住了10年。隔壁的鄰居是一位白髮老人,但總沒有機會跟他打個招呼,我們出門的時間永遠踫不上。說他老,只因那滿頭銀絲。每次從窗戶看到他出入,身量碩大,健步如飛,體魄一點都不輸年輕人。我也曾主動敲門,想告訴他,他把門匙留了在外面,但他並不來應門。想睦鄰,卻苦無機會。

新冠疫情,讓鄰舍之間的距離更遠,兩、三個星期足不出戶,看不見任何人已成常態。某天,我從超市採購回來,看到某戶的水管有洶湧的水噴射出來,就在大廈的正門外,卻沒人處理。於是我給管理公司發了電郵,簡單報告後便沒有再多想,繼續過我舒適自在的窩居生活。

五天之後,半夜被水滴聲吵醒。這次是大廈另一邊的水管在滴水。又過了兩天,終於抵不住徹夜難眠的煎熬,跑去跟樓下的鄰居說項,請他把水管修一修。誰知一出門卻發覺大廈另一邊那先前提到的水管還在洶湧地噴水。算一算,這樣不間斷地噴水已經一整個星期了!

當我跟樓下鄰居說起水管的問題,他也發現大廈兩邊都有漏水情況,且都屬於一樓的單位,即我和白髮鄰居的單位都分別在漏水。樓下的鄰居很好,與我一起去敲那白髮鄰居的門,想告訴他水管已經噴了一個星期的水了。無論我們怎樣敲門,大聲地在門外自我介紹,道明來意,還是得不到回應。

我謝了樓下的鄰居。臨別前,他突然問我聞到什麼味道沒有。我說對啊,這味道已有一、兩個月了。他說,他過去曾聞過這味道,是他的鄰居在家中死了沒人發現。他說,雖不肯定,但還是想想辦法去了解最好。於是我再次聯絡管理公司,表示我很擔心獨居老人的安危,請他們趕快找屋主來開門查看。

次日上午,警察便來了。先一輪敲門,再破門而入。我躲在家門後聽著,一輪嘈雜過後,突然一句「已歿(Deceased)」,一切便安靜下來。警察簡單跟我交代了幾句,說已經把屋內的水管總開關關上,也會找他的親人之類。後來從屋主那裡得知,他們最終沒有找到任何白髮鄰居的親人,唯有把他生前的一切都丟掉,裝了兩貨車。

一個沒有親友的人,在家中離世兩個月也沒人知曉。要不是那水管,甚至沒人去處理屍首。我作為鄰舍,不免心有戚戚,不禁想這大概是我作為鄰居唯一亦是最後可為他做的事。唯願他安息主懷,地上缺少的關愛,能在主耶穌裡得到補足。

隔壁的鄰居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