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之夜 弗州園地 信仰

母親在年輕時成爲基督徒,但歲月模糊了信仰,危難卻讓她再次想起依靠主。

好事常在期盼之中,壞事總在意料之外。10月5日夜,剛剛發出寫好的稿件,正欲起身伸懶腰,就聽得一聲巨響——心知不妙,急奔二樓。果然,母親癱坐在地,痛呼不已。等了一夜,沒有出現往日的奇蹟,她仍是不能動彈。

急救車把我們帶到了長島猶太醫療中心,按照避疫規定我不能隨同,但母親痛得話也說不完整。就這樣,我在急診病房陪了她一天。好在兩次拍片的結果是「沒有骨折」,傍晚轉入病房繼續檢查治療心肺腎舊疾,直到第五日。

10月10日下午,再次坐上救護車,開向我們選定的康復中心Union Plaza。疫情期間,不能探視,我和母親在大廳裡分了手。心裡既牽掛又慶幸,無論如何可以得到專業康復照護了。萬萬料不到,還不到四小時就又接到電話:母親被再次送醫了!

我英語本就不好,對方又有口音。情急之下,連撥了幾位姊妹的電話。美珍幫忙問明了情況:中心因母親情緒失控而打了911,但是不知道人被送往了何處。一番周折,查到下落:皇后醫院急診室。美珍叫我不要自己去,她找人開車一起去。

一見到面,母親就哭了:「你為什麼送我去那種地方!」其實,我為她選擇了最好的——最多華人員工,最多華人住客;可是她卻遇到了最壞的——護理員的粗蠻大力,令她傷處疼痛甚於從前......醫生決定,再次拍片確認究竟。

幸好,急診室有華人護士,我忙催美珍離開。在這危險時刻,身處危險之地,本就是我的自私。此時,已過深夜十點。一邊焦急地等待片子結果,一邊想著美珍有沒有順利到家。午夜,結果出來了:骨折;必須送往Elmhurst Hospital進行手術。

救護車在路上顛簸著,母親喊著痛。這時電話恢復了信號,美珍十一點多發來平安短信。茫茫涼夜裡,無以言表的感激反覆撫慰著我的孤獨;同樣無以言表的愧疚,也在詰問著我的利己本能。一個不眠之夜!

不同科系的醫生,重複問著相同的問題。我聯絡了北京的弟弟,然後簽署了手術同意書。夜終於過去,天亮了,接著是一系列的術前檢查。心臟檢測已經結束好一會兒了,卻還不見人來接母親回病房,她開始焦躁。

我正無計可施,手機響了,是美珍的短信:「剛讀到這兒。《耶利米書》十七章14節:『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我便痊癒,拯救我,我便得救;因你是我所讚美的。』」實在及時!我立刻讓母親跟著我唸。

幾遍之後我問她:能背下來嗎?她搖頭,但很有些興奮地告訴我,她在Union Plaza陷於無助之境時求過主:「我實在沒辦法了,就喊『主啊,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我被她的話感動了,也被主的力量感動了,祂讓母親的臉上泛起了光彩!

母親年輕時成為基督徒,但歲月模糊了信仰,危難卻讓她再次想起依靠主。現在,平安度過手術的母親正在康復之中;每天探望她的時候,我都要領她複誦:「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我便痊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