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媽媽面前的最後一次分享 芝城園地

 這是我有史以來第二次在媽媽面前分享她的情況。

第一次是去年在我們的教會退修會。我分享了上帝如何垂聽我們的祈禱,把媽媽、爸爸和我一起帶到退修會。她說她感到很驚訝,有點不好意思,但她很喜歡。很遺憾,這次我在她的追思禮拜上分享,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提及母親,我可有很多很多的話題,談不完。童年時,我們住在香港,她總是為孩子們預備吃的、用的。她勤奮地工作,打兩份工,工餘還努力進修、學習。我知道她這段期間不是一個輕鬆的時光。她面臨著工作和家庭帶來的許多壓力,我甚至看到她在半夜裡哭。當時我年幼,感到很無助。她每到週末,都會帶我出去吃麥當勞、逛商場、看電影;她還教會我騎自行車,給我機會上繪畫和游泳課,都是我很喜歡的。媽媽,你辛苦了!

我們搬來芝加哥後不久,媽媽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但她一直沒有接納自己有病的事實,因此不得不多次被非自願地帶去見醫生及服藥。這對我們家庭來說是一段艱難的時期。她也給我的生活帶來很多尷尬。我對她感到非常沮喪,甚至有一次我希望她不存在。在我上大學之前,我和媽媽的關係一直處於困境。

之後我在Urbana Champaign 上大學,認識了耶穌基督。知道主耶穌因我的罪而死,並在三天內戰勝死亡,祂是我的救主,祂改變了我!一天晚上,當我在洗手間時,上帝讓我像「幔子張開」般意識到,我從來不是受害者,我媽媽才是!我開始哭泣、哭泣,無法停止,因為感受到母親遭受了精神疾病的折磨,沒有人能挽救她。在我大學的最後一年,媽媽的情況變得嚴重,以至於不得不緊急住院。那段時間,我發覺我是如此地愛她及關心她,那是因為主耶穌給我能力愛媽媽,是祂先愛我,在我還是罪人的時候就徹底地愛我。

畢業後回到芝加哥,媽媽一直要住在療養院。爸爸和我每天都去看望她,但她的精神病從未好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服藥的挑戰變得更加困難。母親一貫拒絕服用藥物,導致身體進一步受損和多次住院。我記得曾經自己感覺又累又無助。

然而上帝再次使我驚訝,在我只不過外出幾天時,就非常想念媽媽,祂讓我看見照顧母親不是給予,而是接受。耶穌是如何利用一些脆弱和軟弱(在社會眼中)的人,為我們提供學習的功課!我不得不以謙卑和安扶的態度來陪伴母親。更讓我得鼓勵的是爸爸信主了,他的歷程應比我艱鉅,但主的愛填補了一切,他更堅定地與我一起照顧母親。

最近,我才發現我媽媽有多聰明——她可以將聽到的音樂旋律轉換為簡譜DO、RE、MI、FA 等。我告訴她我為她自豪,我覺得她很可愛。特別是去年,我們可以參加教會的退修會,我記得爸爸、媽媽和我在旅館房間裡一起夢想,將來可以去更多不同地方,一起感恩。後來,在一次吃飯時,我眼前浮現一幅與媽媽、爸爸和弟弟一起旅行的畫面,因為這緣故,成就了我們家有史以來第一次家庭旅行。我還有很多與媽媽有關的夢想,但心痛地發現,這些夢想只能是夢想了。

本來五月有母親節,一個非常溫馨的時刻,卻是我非常困難的一週。但是即使在我親愛的母親不幸遇難去世的情況下,我仍然相信我的上帝仍是善良,仍在掌權,並賜下安慰。

我媽媽雖不能參與我們大部分的成長過程,但透過照顧她的經歷使我大大成長!媽媽,謝謝您!更謝謝恩主至高無尚的愛!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