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嘉韻向爸爸傳福音十多年,但他每次聽完都沒有反應,有一天终于... 家庭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我信主有十多年了,一直都想向爸爸傳福音,也經常向他講《聖經》的故事、耶穌的事蹟,但他每次聽完都沒有反應,有時還會顯出抗拒的樣子,說我每次見面都講耶穌,叫我不要再講了。

生命教練學聆聽

兩年前,疫情開始不久,我應朋友邀請,參加了「角聲生命教練」的課程,還有教會的網上查經班。藉着上帝的話語,上帝讓我謙卑下來,心裡也柔軟了許多,覺得更想好好地愛爸爸。從「生命教練」的教導和個案演示中,我看到與人溝通的一些工具很有效,我決定好好來操練。沒想到這個行動帶來我和爸爸關係很大的突破,我自己的生命也有了突破。

首先是心態的改變,以前我只想讓爸爸接受我所說的耶穌,但是對他的生活並沒有真正的關心。現在我對他多了好奇心,真的很想去了解他的生活和想法,就會常找機會和他坐下來聊天,主動問他問題:最近有發生什麼事情嗎?有遇到什麼困難嗎?我學了剝洋蔥的提問方式,一層層地問,問開放性的問題,多問為什麼。我還學會了積極聆聽,聽他說完之後會重複他的話,問他是不是這個意思。爸爸覺得被理解,被關心,心得安慰,越來越願意跟我說話。

他心裡有些積存了多年、過不去的事情,以前他要跟我講,他剛開始幾句,我就不耐煩了,我覺得聽了十幾二十年了,我都可以背出來了,不想再聽了。但現在我願意聽,有了好奇心,不會不耐煩了,反而真的想了解他心中的困擾,想幫助他解開心結。當我這樣地用心去聽時,我倒空自己,抽離女兒的身分,像穿上他的鞋子,進入他的生命,我發現爸爸很多過去的事情是我並不知道的,而且我越來越理解他,原來他的角度和觀點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當爸爸講起他的故事時,我也不再急於去評論、給他建議,而是多問問他的感受,讓他講出他的不舒服,然後幫助他標明自己的情緒,問「你是不是有這種感覺(受害、難過等等)」,等他確認,讓他知道我同理他的情緒。我從爸爸的表情知道,他覺得「我的女兒理解我」,這讓他與我的關係越來越親近。後來什麼事他都可以跟我談,開心不開心的事他都會與我分享。慢慢地,爸爸的心逐漸打開,他願意聽我講耶穌了。

爸爸謝謝耶穌了

我開始問爸爸對教會的感覺,他說教會很和諧,詩歌很好聽,很多人關心他,而且他感謝媽媽的身後事教會很多的幫忙。我覺得是時候再次邀請爸爸來教會了,但不需要上教堂,因為疫情中崇拜都是在網上了。我請弟兄姊妹為此代禱,我邀爸爸一起上網聽崇拜,沒想到他爽快答應了。

那陣子教會的信息在講《但以理書》,爸爸每次上去聽了幾分鐘就開始打瞌睡,直到結束。等他睡醒,我問他聽到什麼,他說聽到講員說「個個都要受苦」,我說「真的有聽到啊,給你45分!」爸爸笑笑,下個星期接著打瞌睡聽講道。

去年聖誕節,爸爸來我家吃飯。我在謝飯禱告時,他忽然在座位上大聲說:「我有話要講。」我不知發生什麼事,女兒用手肘撞一撞我,示意公公要祈禱。他閉上眼睛,說感謝耶穌讓他在女兒家吃飯,一家團圓,又說謝謝耶穌看顧我們一家,照顧他的女兒和孫女,結束時他說「我講完了。」我們便一齊說「阿們。」當時情形好有趣,令我好感動。那晚大家吃得好開心,我看見爸爸一路吃飯一路笑。自從媽媽過身,我很久沒見過他這麼開心了。

新年時,爸爸又過來吃飯;謝飯禱告時,他再感謝耶穌,「祈求新一年大家可以多些相聚。求耶穌看顧我們,不要不理我們。」當晚他很開心,吃完飯還留下來,跟大家一起打八段錦,然後唱卡拉OK,邊唱邊搖動著身體,陶醉在他的快樂裡,我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開心過。爸爸一直唱到晚上十二點還捨不得走,離別時還是笑著的。

爸爸笑了|黃嘉韻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