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 | 念馮天明牧師 芝城園地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馮天明牧師被主接返天家了!論世界而言,他只是因COVID19去世的一個數字;在教會和我而言,是心的碎片。因馮牧師與我的生日是同月同日,故此我們去年三月就講好,要一起在我家吃午餐慶祝生日,他還不厭其煩地提示,別做馮師母不能吃的,要準備她喜歡吃的。誰知道,就在一天前,因防範疫病風險,慶生午餐被取消了……我要送給他的生日禮物還放在家裡呢。我還在懷念那年馮牧師給我一封大利是(紅包)的驚喜,他真是一位像家人般親切的牧者!馮牧師自幼喪父,他說視家父為自己的父親,他們倆都寫得一手好書法,偶爾相聚,一起書法,其樂融融。

馮天明牧師(圖 左一)(1936-2021)於1月14日安息主懷

馮牧師最坦誠,我們有一段長時間在同一小組,他似乎沒什麼要隱藏的。他雖然愛妻敬妻,但和馮師母偶也會為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在聚會中爭論,小組成員凑熱鬧,選邊站加入辯論,即便勝負難分,卻都歡然了結。師母自幼受西方教育,是同輩中頂尖的才女,彈得一手好鋼琴,是教會唯一的司琴。教會中長者偶爾暱稱她為「打琴婆」,馮牧師聽了,心裡還有點不是味道呢。

馮牧師愛妻,深知妻子為神、為教會擺上;他們甚至擺上自己深愛的獨生女!一次他聽到女兒Kathy向他訴苦,說早知當師母如此辛苦,就不嫁給牧師了!當時馮牧師很心痛,但他的回應是,假若是神選上了,是沒法逃避的。馮牧師後來告訴我們,那天他哭了。Kathy沒讓爸爸失望,隨著丈夫到台灣宣教植堂、牧會。當地人欣賞Kathy,讚嘆她這亮眼的年輕女子,擁有高學歷,竟到台灣與夫婿協力傳道。Kathy服事台灣的教會,內外事務均「一腳踢」,不僅料理家務,生兒育女,更收養孤兒。馮牧師這下可高興了,說自己多賺了,只生女兒一人,卻給他賺來滿堂孫兒孫女。

三十年來,馮牧師只牧養中華友愛教會直至退休。退休後他最愛話當年,初建堂時教會通知年輕的馮牧師說,明年付不起他的薪酬。馮師母得知這消息,只說了一句話:「我們起碼完成兩年的合約,我有工作,憑信可養家。」這卻火熱了牧師的心。他牧養的日子,被戲稱為「芝加哥區教父」,也被誤評為「父權牧會」。在不經心的閒談中,他提起初期教會的一次董執會議,論到財政議題時,他被狠狠地冒犯。我問他當時如何應對,他簡單說,我離席而去。我追問,會中有人為你打抱不平嗎?他說沒有,人都愛明哲保身,況且有些人是惹不起的,牧師倒是可惹的呢。他這一個自嘲,可見他為人的坦誠。好一個芝加哥區教父!倒是我這無名小卒,聽著生氣了。

馮牧師夫婦盡心盡力、愛神愛人,甚至跟進一個越南難民家庭多年,他說自己是寡母養大的孩子,深知貧窮的滋味。他們操心教會中家庭三代的事,除了要講道、談道、輔導、跑腿,紅白二事更不用說了。有人甚至離開美國後還找他和師母代辦事務。馮牧師竭力服事教會的心,連鄰居也受感動,欣然插手幫忙。

馮牧師夫婦心無旁鶩地愛慕神,言談中總是興高采烈地述說神的作為,都是有關神的恩。他們愛教會,是那麼自然,那麼真實。他們的世界充滿的就是神。我常在想,他們真是神的大粉絲!

馮師母,我多麼捨不得馮牧師,我與你一同悲傷,也會與你一起慢慢復原,我們知道馮牧師在他所愛的神的懷中是好得無比。如《聖經》上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摩太後書》四章7-8節)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