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要靠自己成功,卻無法填滿心中的空洞,直到聽到福音,感受到奇妙的愛。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我是個70後,成長在一個典型的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在圖書館工作。

努力要靠自己成功

八、九十年代正值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年代,所以從高中起,我就有一個美國夢,想要成為有知識又有錢的女強人。那時我深信人生就是要自我實現,卡拉OK的一首歌《愛拼才會贏》可算是我的座右銘,看的書都是什麼《曼哈頓的中國女人》、希拉里、撒切爾夫人的傳記,還有厚黑學等許多所謂成功自勵的書。高考的緊張和壓力仍然歷歷在目,幾乎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那時候我媽有帶我去過一次當地的基督徒聚會,但是多年無神論的教育使我對這個信仰嗤之以鼻,堅信沒有神(上帝),人是猴子變的,一切要靠自己。

21A2.jpg

後來我考上了重點大學的國際經濟類專業,算是當時非常熱門的專業。上了大學的我更是努力成為好學生,具體的目標就是拿到學校的最高等的獎學金,我幾乎就是為此生活的,認為這就是人生的自我實現——所謂的「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的最高境界。我非常努力地試圖拿到這個獎學金:擔任學生幹部,努力學習爭取好成績,參加學校運動會、英語辯論賽、智力競賽,學習第二專業……到了大三,我如願以償地拿到了這個最高獎學金。

不能滿足空虛心靈

我以為,我的內心這次可以真正地滿足了。可是,當我站在學校大禮堂台上領獎的那一刻,我記得很清楚,我的心中卻是感到一種莫名的空虛和惆悵。我轉頭看看身邊的其他領獎者,全校研究生本科生中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前十名學生,他們看似都挺自豪地把獎狀捧得高高的,好像挺滿足的。可是,我的心裡卻有一個聲音在吶喊:就這樣了嗎?這就是我想要得到的嗎?難道我所用盡所有的努力所得到的也不過是這樣嗎?這就是所謂的人生的「自我實現」嗎?為什麼我的心並沒有得到想像的滿足呢?

21A1.jpg

那種空落落的感覺無法言語。這樣的感覺也存在於體育競賽上:百米衝線在前的那一剎很美妙,可是第二、第三天仍想要回到衝刺那刻的美妙感覺,卻怎麼也不能。後來我開始談戀愛,覺得愛情也許可以滿足些當時的空虛。那時我還試圖讀些書去尋找人生真諦,在中國當時接觸的大多是佛教、道教和其他哲學的書,雖然道理上許多人都能說出點所以然來,但並不能真正解決我的「心」的問題。

福音信息震撼我心

大學畢業後進入了當時一家國際知名的外企工作,可以說也是我夢寐以求的,但我的最終目標還是要去美國學習。工作幾年後,雖然已經結婚,我還是以事業為重,毅然辭了職,拿著獎學金,到了美國中西部的一所大學,攻讀工商管理碩士(MBA)專業。

在歡迎新生入學的門口,一位美國女士在發傳單,回應表上有一項是「有沒有興趣了解一下宗教信仰」。我只當作一個了解美國文化的機會,就勾了「有興趣」,沒想到很快這位女士就約我談一談,我就在學生活動中心與她見了一面。她用了「屬靈的四個定律」與我分享什麼是基督信仰。對我最震撼的,是「罪的工價乃是死」,「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

我知道我骨子裡是自私自利的,只是從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因為我認為周圍的人也是一樣,「天下烏鴉一般黑」,人的道德規範最終還是要滿足自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但是,我從未將這與「死亡」聯繫在一起。我承認我害怕死亡,在坐飛機時,若飛機遇到氣流開始顛簸,我就害怕,因為我知道我的命不在我手中,我也不知道死後去哪裡。如果「人死如燈滅」,那我為何會害怕呢?為什麼會有個「我」害怕自己的身體消亡呢?「我」只是不存在罷了。

可若人真是有靈魂,那麼靈魂的歸宿可就太重要了,因為我們的肉體終歸有一天要消亡,總有一天要真正面對「靈魂」的問題——就像跑步總有到終點一樣。那位女士談到她的父親,試圖拼命做好事,想要達到那個標準,但是神的標準是完美的,人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努力來到神面前。她當場就問我是否願意接受耶穌作個人救主;因著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的罪而死,第三天復活,我若接受祂,我的罪就可以得赦免,就可以得救。我聽了雖然很感動,但因為個人的驕傲,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我當時沒有答應她。但是晚上回到宿舍裡,我就用心跟自己說,若這事是真的,我願意相信這麼一位神。

奇妙重生被愛包圍

隨後的半年中,我開始斷斷續續地去學校當地的查經班,就是幾十個華人,也有老外,拿著《聖經》查考。平時學業緊張,到了教會就有一種平和的氣氛。過了半年,我有幸參加了一次中西部華人基督徒的聚會,有一千多人,一起歌頌讚美神。回來後我有一個很強的感動,我得好好研究一下到底有沒有神,這個基督教的神到底是不是真的。若是真有神,祂就不以我的意志為轉移,不是信則有,不信則無。要麼祂是可以藉著信心認識的,要麼這基督教不過是自己精神安慰的一套理論體系罷了。

21A3.png

 

那時一個人在美,寒假較有時間,我就上網去看這方面的文章。正面的、反面的我都看,有相信的、有懷疑的、有不信的,各說各話。有一天晚上,我看著看著,我覺得我要去禱告,就是覺得想去與這位「神」說說話。也沒有人教我該怎麼禱告,只知道用心開始在說話。我一個人跪在床上,閉上了眼,開口「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神啊」,沒想到我的眼淚突然就開始嘩嘩地流。我開始失聲痛哭,我過去犯的許多「罪」,一幕幕地像電影一樣在我眼前晃過,許多事情我早就忘記或者我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許多的羞恥和污垢的事情,在我眼前顯現,我哭著承認我是個罪人,求主耶穌救我,赦免我的罪。不記得痛哭了多久,後來我就含著眼淚進入了夢鄉。

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我覺得天地完全改變了,我還記得走出宿舍大門,邁向停車站去上學校校車時的感覺——雖然仍然有著考試和找工作等等世上的事情和壓力,但我就像在另一個世界裡一樣,藍天、白雲、花草樹木,處處充滿了造物主的愛。

我被一種奇妙的大愛包圍著,那種感覺比起初戀觸電時的感覺強烈許多倍。我只能說用我的筆墨無法形容。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古今中外這麼多讚美神的詩歌,無法計數,而且層出不窮。體會過祂的愛的人,無法不歌唱。我以前是五音不全的,卡拉OK幾乎從來不敢唱的,現在居然也敢上台領唱讚美詩。

祂的恩典那時如此真實地臨到了我,我雖在地上,心中的喜樂和滿足就像在天上。那刻的我,沒有人在旁邊喝彩,沒有人關注,但我卻得到了完全的滿足。後來才知道正中了帕斯卡的名言:「人心裡面有個洞,除了神,什麼也不能填滿。」我發現原來真有一個屬靈的世界,我們藉著耶穌可以品嘗到天上的喜樂。

我美妙地被上帝的愛强烈地感動著,這樣持續了約十天左右,那種感覺20年後的今天再次想起,仍是如此真實。我知道那個晚上我重生得救了,而自那以後,我走在永生的天國路上,這是一條充滿了恩典和盼望的道路。我深信「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讓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三章16節)盼望更多的人得著這永生、這奇妙的愛。

奇妙的愛填滿了心中的空洞
 
21A4.jpg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