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44年前的遺書 芝城園地 家庭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疫情期間,妹妹和她念大學的兒子及剛上班的女兒,每星期都有一次網上ZOOM聚會,我和大姐的女兒也參與,分隔五地的我們,聚會程序通常是大姐女兒帶10分鐘詩歌,妹家三人輪流帶30分鐘遊戲和運動,我負責30分鐘以《每日靈糧》為教材的查經分享。遊戲部分是最令大家開懷的時刻,每次都有好玩又具意義的新點子。

幾周前的遊戲是分享自己保存多年最有紀念性的物品。有初中與州立交響樂團的鋼琴合奏錄影,有6歲學畫那年的畫集,有8歲寫的作文本,有音樂盒。妹妹分享的是她高中時代的日記,這是她最近搬家,從百寶箱找出來的,自己都還沒時間重看。

寶藍色的日記,封面是象徵前程似錦的帆船,妹妹念了其中幾段給我們聽:

1975年12月3日:我是否仍需努力?有用?無用?我仍能將聯考當作遊戲?能嗎?否嗎?我能自暴自棄,是嗎?對嗎?

1976年2月5日:高三,這曾在我童騃時期高不可攀的偉大角色,如今卻成為對未來的迷惘,每次考試的挫敗,想到聯考的緊張,真是生不如死,雖然安慰自己行行出狀元,然而實在放不開想不透……

妹妹一邊念一邊笑,還展示日記裡夾著的好友來信、祝福卡、高中成績單、公車卡……

忽然陡得,掉出一張舊黃紙張,上面寫著「遺書」二字,左邊有幅圖好似人躺在床上。What?!大家一片嘩然,不約而同地身往前傾,湊近螢幕想看個究竟。妹妹笑答:「是的,是遺書,旁邊綠色的是一個棺木,棺木裡躺著個人。」她說她高中時一度很想輕生,因為那時學校壓力好大,每次考試,老師都會公佈全班每個人的成績,從第一名排到最後一名,考不好的人覺得很丟臉。一個人的好壞就決定於成績,要讀好學校,進第一志願,你才算有用的人。成績不是太好的她,常覺得自己在父母老師眼中是沒有價值的。

「就因為成績不好,你就想自殺?」妹妹的女兒問。「是啊,我很憤怒,人為什麼這麼庸俗?為什麼人要這樣辛苦才算有價值,如果他們認為我沒有價值,那我不如離開世界算了。」妹妹念了遺書上寫的「我欲乘風歸去……」

我想到以前因為搬家,妹妹換了幾個學校,高中功課常趕不上,大她三歲的我見她成績落後,怕她有什麼心事,有時會偷看她日記。記得有一次被她發現,痛毆我一頓,還把我作業簿撕掉,這件事成為我們長大後的笑談。

我哽咽地說,「那時,只知道你情緒不好,卻沒想到你會有輕生念頭,太出乎我意料,太超乎我想像了。」憶及她當年心情的苦楚,我不禁難過地哭出來,三個年輕人看我哭都愣住了。我說「你也真是的,這種遺書的事怎麼可以在孩子面前講?」妹妹答,「那有什麼關係!你看,他們都20幾歲,比我當時大那麼多,怎麼會受這個影響?」

那些天,遺書的事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不去,我打電話問妹妹當年是怎麼想通的?妹妹說她後來常常讀《聖經》,從上帝得到許多安慰,每次讀到「你們的頭髮都被上帝數過,不要懼怕」(《路加福音》十二章7節),「求你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仁,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使我脫離那欺壓我的惡人」(《詩篇》十七章8-9節),都覺得自己是被上帝捧在手心裡珍愛疼惜的。

「自己的價值不該由人來決定,而是由上帝決定」,這樣的信念讓妹妹走出44年前遺書的陰霾,成為今日家庭事業都順遂的快樂女人。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